您的位置: 钦州信息港 > 育儿

玉羽仙妖 第五十四章 瑶儿仙子

发布时间:2020-01-07 19:51:35

玉羽仙妖 第五十四章 瑶儿仙子

王母乃三界之母,仪态万方,凤仪万千,必然不是虚言.可烟萝亲眼看到,却依然是惊叹的。不由自主的在心内叹道“在月城时,伙伴们常把气质,风姿决绝的人儿比作“惊为天人”从前只觉得这四个字实在是用的妙,因无人见过仙人,所以也算是的形容。可如今她已见过天帝的金麒玉麟,有吞天噬地的气概,天帝本人,又是那样一个不怒自威的人儿。”

这王母呢,虽是笑语嫣然,婉转多情,谈笑间,却能暗藏鞭杀自己的心机,举手投足,异常端庄,却是的一屋子侍婢仙童,状如哑子,如今再盛装出列,真真与天帝可比肩。

烟萝越发觉得,这天庭实在没什么好的,不意间子玉硬生生的拉着烟萝,身子拘的更弯了,只听子玉恭身道“娘娘凤仪万千,乃是三界之福!”

只是那柔婉的笑意渐起“罢了,都别拘谨,烟萝子,抬起头来!”

“是!”烟萝依言抬首,却是对上了王母那金玉满头之下的眸子,那双眸子似会说话一般,虽是笑着,却让烟萝升起了某种敬畏之意,

不过这一次烟萝没有低头,既然已经决定迎头而上,便不能再唯唯诺诺。

王母眼中多了一抹诧异,璇儿回复和笑意“瞧瞧,本宫居然忘了这烟萝妹妹倒是来了许久,子玉,你也是,怎么不提醒本宫!”

子玉回复道“娘娘宽心,是这烟萝子对娘娘敬爱有加,不肯起身的”说着子玉暗暗向烟萝使了个眼色。

烟萝权当不知,只是站直身体道“娘娘,烟萝已然做好准备,就请娘娘放心,明日一舞,烟萝断然不会让娘娘担心!”

王母眼眸微微的迷了一下“这盛装果然是好,只是盛名之下其实难负!便如这仙衣,厚重奢华代表尊贵和乐,却没人知道,佩戴之上,却是如此华丽的枷锁!”

“娘娘何出此言?即便是厚重枷锁,也非人人均可承受,三界之母,受万人敬仰,那是三界众生的福气!”子玉面不改色的说着如是恭维的话。

王母微微一笑,这笑容间却是多了几分忧伤“子玉啊,你只看到了本宫受人敬仰,却不知本宫也有诸多的无奈!”

“娘娘但凡有何心事,均可与子玉和烟萝提起,我等愿效犬马之劳”

烟萝就这样再次被子玉牵扯着朝着王母鞠身行礼,王母一挥手”罢了,本宫了解你们的心意,子玉去拿那套霓裳羽衣给烟萝,烟萝明日只需在月老殿等待本宫的通知即可。

说着,王母一甩宽大的袍袖,一路逶迤着,朝后殿去了,长长的裙裾,晃得烟萝睁不开眼。

子玉冷冷的看着烟萝“几日不见,你倒是长本事了,居然不听娘娘教诲,擅自说话。你可知,今日那是娘娘心情好,若是”

“若是如何?娘娘是三界之母,便是烟萝小小羽妖有何差池,娘娘也不会与烟萝一般见识的”

“好好,看来今日的话,本童子没同你说清楚,你记着想要长久的活下去,就乖乖听话,别耍什么花样!”子玉脸带寒冰。

“是!仙童放心,烟萝自当尽力!”

子玉瞪了她一眼,也飘身消失在内殿,原本殿内的侍婢,此时却也消失无踪。

这中殿处的陈列内部的色调却是简单,除了进门处那座有淡白色汉白玉雕琢而成的牡丹屏风,已然移到中殿的内侧外,其他部分安然有序。

珠帘深重中,却是宝光辉映,烟萝却没有这样的心思来欣赏中殿的陈列,

站在这里想起当日与嫦娥仙子斗舞的情形,想起自己在嫦娥仙子袍袖处做的小手脚,如今只觉得幼稚,嫦娥仙子哪里还需要锦上添花的情谊啊。

她那样出尘绝世的姿容,和英姿煞爽的舞姿,自然是再无一人可与之相较。

中殿之内是如此的安静,连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清晰可见。周身虽是仙气萦绕,可烟萝却隐约间听得若有若无的呼救之声。

烟萝循着声音靠近,那副翠色欲滴的牡丹屏风,那声音渐渐清晰起来,烟萝避开那朵翠绿牡丹,仔细在屏风前后查找,终于在屏风后侧发现一尾散着幽幽紫光的小鱼。

鱼眼大而突出,此时却费力的在地板上喘息着,漂亮的鳞片已有几片脱落下来。

“小鱼!”

烟萝感到额间的水印花法阵,突然一片灼热,接着一股温润的湿意自额间转向那尾巴费力喘息的小鱼。

一会儿的功夫,自水印花出流泻出的水样,渐渐将小鱼护佑其内,这水花却在刹然间,化作一只小小的鱼缸。

那只垂死的鱼儿,慢慢的恢复了生气,她先是快活的在鱼缸之内游了一会儿,接着转头过来,隔着鱼缸亲吻烟萝的手指。

烟萝自心底升起一股喜悦,尽管,她对水印花法阵,自发启动很是诧异。

那尾鱼儿快乐的吐了个水泡,突然开口道“烟萝子,谢谢你救了我!”

“你会说话?一尾会说话的鱼?”

“喂。我可不是鱼,我是被人施法的仙子,我有名字了,你就叫我瑶儿吧!”

“瑶儿?这个名字很好听!”

“瑶儿仙子,你怎知我的名字!”

小鱼快活的游了一圈之后,转过身来,骨碌碌转了转大眼睛“今天是你救了我,可上一次,你差一点害死我”

“啊?”

“你和嫦娥斗舞的那一次啦!”

“那一次?我没见到这中殿内有你啊!”

“是啦,那一次,可恶的王母把我锁在琉璃宫灯的灯芯之内,本来她是想陷害嫦娥仙子,顺道除去我的,谁想到倒是你误打误撞,破坏了她的全盘计划”

“我?”

“是啊,就是你在嫦娥身上做了手脚,让他想起了次给天帝跳《霓裳羽衣舞》的情景,所以嫦娥先离席了,你说,罪魁祸首是不是你?”

“我?”烟萝觉得百口莫辩。

“好吧就算是我,若不是我砸碎了琉璃花灯,仙子你恐怕还囚在那灯芯之内呢?”

“你这只小妖,嘴巴倒是不饶人,我之前只觉得你性格懦弱,看来却只是忍耐的”

烟萝笑了笑,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刁嘴的仙子。

成都送子鸟医院张家美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长春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海口治疗龟头炎医院
泰安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