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钦州信息港 > 历史

电商在知识产权纠纷中该担什么责任

发布时间:2019-05-15 04:11:04

法治时期讲求责权匹配,在涉电商平台的知识产权纠纷上,也不宜让电商掉入第三方圈套。

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日前,法也发布了2015年中国法院十大知识产权案件和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其中一例是,有家电公司起诉天猫平台卖家侵犯专利权,电商也被判承担连带,理由是在收到投诉材料后未及时采取措施。这引发不小争议。

从《侵权法》第36条到新《消法》,要求电商担起第三方于法有据。但现实中,工商部门管理、知识产权管理局的专业管理与认定、权利投诉人与被投诉人的司法专业裁定、店售假的先行赔付、知识产权侵权的连带,经常都被塞进电商第三方的箩筐。那电商该担此重责吗?

以简单的知识产权纠纷为例,电商按《侵权法》行事,意味着电商要如工商部门专业管理一样关停店并扣押资金,还要像知识产权管理局一样及时判断出有无知识产权侵权,在认定有没有侵权投诉与答诉或反诉中,电商还得像司法部门那样公正适用法律。只有兼具这三重能力,电商才能准确按侵权法要求的通知-下架行事,避开连带之鞭。

当上述能力专业性要求不高时,电商依勤恳谨慎原则做到这些,也许不难。但当专业领域越来越庞杂,纠纷愈来愈多时,要求电商充当全能大叔,无疑是勒断电商发展之颈的缰绳。而一旦权利与配置失衡,将会激发知假买假乃至恶意投诉的暴涨。平台一旦无法给驻店公正的保护,驻店也面临被迫撤场走人的选择,终究真实权利人、诚信店、平台、诚实消费者几方皆输。

因此,未来该建立动态追踪研究机制,适时更新《侵权法》里所指的电商应采取必要措施中必要的意涵。一些司法判例简单把必要理解为下架,在事实仍存疑之际,这对权利投诉人与被投诉人并不公平,特别是对被投诉人,其商品哪怕下架一小时,就可能输给竞争对手一条街。

其次,应建立转通知机制,当电商接到相关投诉之时,在投诉中的诉求或专业判断已超出电商公道能力时,电商可把相干投诉转通知给司职的管理部门。电商时代不是不要政府,而是需要政府在适当角度、时机切入。

再者,因触及确权等类似司法裁判这样的职能,才能认定有无侵犯知识产权的法律事实,故应允许电商把相关裁判职能移交赋权的权威机构,从时间上看交给法院未必现实,交给中立性的仲裁委员会则可行。一旦知识产权仲裁委员会裁定侵权属实,电商当依法作出处理措施。

法治时代讲究责权匹配,在涉电商平台的知识产权纠纷上,也该这样,让各方归位,而非让电商掉入第三方圈套。

生理期怎样防止痛经
调理痛经的药哪个好
痛经按摩哪里缓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