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钦州信息港 > 健康

沙漠圣贤 第九十一苏拉 破局

发布时间:2020-01-08 08:44:18

沙漠圣贤 第九十一苏拉 破局

“我很遗憾。”

xiǎo胡子的尸体就躺倒在眼前,他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他的长袍被人撕破,胸口刻上血淋淋的文字。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穆哈迪在昏迷前的时刻这么想。接着,他就感觉到脑后挨了重重一击,沙地迎面向自己扑来,越来越近。[]

黑暗。

寂静。

麻痹和酸痛。

苦涩和干燥。

一项接一项,少年的感官重新开始运作了。

第多少次从昏迷中醒来了?穆哈迪自嘲的想,吐出嘴里的沙子,支撑着酸痛的身体从地上爬起。

自己不在雄狮之口了,他注意到。这里是另外的地方,陌生的地方。这里的地面很坚硬,是石质的。

周围好像没有人,没有脚步声,没有呼吸声,一盏油灯放在前面的地上,驱散周围的黑暗。

自己的眼睛没有被蒙上,穆哈迪想,对方知道蒙眼对心灵术士没用。

“我们终于见面了。”成熟,带着韵味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不知怎么的,这声音让穆哈迪联想到紫色和竖琴的音色。

“幸会,脸舞者xiǎo姐。”穆哈迪説,“但是你的説法有些不妥当。你可能看见我了,但我可没看见你。”

“你现在见到了?”

话音未落,一个窈窕的女郎从他背后闪出来,站到穆哈迪的前面,背靠墙站好。

女郎浑身上下都裹在黑色的阿巴雅长袍中,严严实实,不露一丝肌肤在外。但是这长袍又何普通的女性长袍有所区别,它非常紧身。没有掩盖,反而突出了那苗条的身段和丰满的胸臀。

女郎带着面纱,看不清口鼻,但她灵动的眼神就説出了一般人用脸能表达的一切感情。

那是双年轻的大眼睛,她的眼珠也是碧蓝色的,好像深邃的海一样。

“你也会灵能。”穆哈迪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脑袋,半跪在地下説。

“你费了这么大功夫找到我,”女郎低下头看着痛苦的少年,“就为了跟我説‘你也会灵能’?”

“我……”穆哈迪刚才试图读取对方的感觉,却意外的遭到了强有力的回击,一下子几乎失去了自控能力。

还在他很快恢复了正常,“我只是没料到你也是我的同类。”

“我是个心灵武士,”女郎看着少年从失神中恢复过来,“不是心灵术士,我也不是你的同类。”

“看在你帮了我一个大忙的份上,我可以和你聊聊,但不要指望我会对你另眼相看还是怎么的。”她扯掉了自己的头巾,露出一张清丽脱俗的绝美面孔,每一条曲线,每一寸皮肤,都恰到好处的完美。“也不要试图跟我开任何关于脸舞者的玩笑,那些我都听过了。”

“阿伊莎,她怎么样了?”穆哈迪问。

“你的那个xiǎo女人现在很好,你回水晶蜘蛛就可以见到她。”脸舞者女郎很快答道,“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猜到我会找上她的?”

“我是个心灵术士,任何刺客想要接近我而不暴露的话。就只能找一个我不会去读心的对象伪装,不然还没接近我,就会暴露自己。”

“心灵术士不会去读另一个水平相仿的心灵术士。”女郎diǎndiǎn头,眼睛里流露出赞赏。“好想法,所以你就决定派那个女孩来给我送信?你怎么确定我会和你合作?你就不怕我直接把你的xiǎo女友杀了?”

“阿伊莎也是个心灵术士,你同样不可能简单的接近他。你要么扮作我的样子,要么先用陷阱捉住她,然后伪装成她。”

“无论你采用哪种方法,她都有机会向你提出我的建议——我们联手,一起对付那个xiǎo胡子。”

女郎轻微蹙眉,“你又为什么觉得我会愿意和你合作呢?你得到了水厂,一样也是我的目标。”

“但是xiǎo胡子明显是你的主要目标,不是吗?他天天躲在金字塔里,你拿他没办法。我想,你还杀不了泰西安,或者艾基斯这样的大人物么。”

脸舞者女郎轻轻一笑,“脸舞者没有杀不了的人,只取决于要花多少时间。不过你説的没错,我确实急着杀掉真理屠夫。”

穆哈迪看到自己的猜测被肯定了,继续説下去,“而且我知道,你背后的主顾,肯定宁可放过我而要杀掉xiǎo胡子。毕竟,是xiǎo胡子杀进了他的庄园,夺走了他的水厂,甚至,差一diǎn把他也杀掉了。我説的没错吧。”

“扎西尔·伊本·沙赫布特帕夏还活着,我説的没错吧。”

脸舞者女郎一下子俯下身子,直到两人几乎脸贴着脸,“你怎么知道的?”

“我去了惩罚广场,那具尸体是假的。”少年感觉到对方的呼吸碰到自己的脸上,“扎西尔的水厂我也去过,他的私人用具都是为左撇子准备的。”

“他的私人宝箱上留下的是左手的纹路,他在水厂契约的签名上用的是左撇子的笔路。一切线索都表明,他和你一样,都是惯用左手的。”

“你是怎么看出我也是左撇子的?”脸舞者女郎次露出吃惊的表情。“我留下的字迹?”

穆哈迪diǎndiǎn头,“正是,而我仔细观察了惩罚广场上的那具尸体。他右臂的肌肉比左臂达,不可能是扎西尔·伊本·沙赫布特的尸体。”

“所以我知道,你背后的主顾还活着,而且从他的角度来看,他一定很希望看到xiǎo胡子死。我么,反正我愿意把水厂契约交给你,你应该不会还有执着着杀我吧。”

“这张契约?”脸舞者女郎从怀里掏出来了那张水厂契约,“你的xiǎo女朋友把它给了我,説是证明你的诚意。”

“我确实是诚心诚意的,我用追捕你的名义把xiǎo胡子骗了出来。还给xiǎo胡子献策,让他待在雄狮之口,你才好做布置。”

穆哈迪忍不住问,“不过你是怎么杀掉那么多精锐的士兵的?伪装之后靠近,然后用灵能?但是那个xiǎo胡子学习过反灵能对策,你怎么能……”

“蝎子。”女郎説,“我不是你们心灵术士,没那么多匪夷所思的技能。但脸舞者善于利用环境,我用一把招毒蝎子的迷药就打乱了那帮饭桶的阵型,接下来的事不过易如反掌。”

原来如此,难怪尸体大都口吐白沫,脸色黑,地上又没见多少血。

“你没把跟着我出来的那两个家伙也杀了吧,还有,什么时候可以放我走?”

“你太自大了,心灵术士。”脸舞者女郎摇摇头,优雅的叹了一口气,“到目前为止,确实一切如你所计划的一样。但是你又凭什么认为,我接下来就一定要让你平安回去呢?”

“而且,你的猜测,从一开始就错了。”女郎説着,轻巧的将那张水厂的契约撕成了碎片。少年眼睁睁的看着碎纸零落的落在地上,惊讶的一言不。“那具惩罚广场上的尸体确实是假的,但扎西尔·伊本·沙赫布特早就死了,我亲手杀死他的。”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可信吗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治病怎么样
贵州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辽宁癫痫病医院费用
河南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