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钦州信息港 > 健康

全民大穿越 4.从前有只狼后来它被打成狗(...

发布时间:2020-01-17 01:22:52

全民大穿越 4.从前有只狼后来它被打成狗(...

莫煌的推门而入,显然让里面诸人惊讶万分,看起来颇为瘦弱的身材,带着一副可笑的玩具面具,虽然提着一个雪亮的砍刀,但那副令人发噱的摸样实在无法让这些身经百战,砍人无数的大混混们有一丝紧张。

“吗的,哪里来的神经病,居然敢跑到我们青狼帮来了,刚好,近老子缺钱,你的心肝脾肺肾就留给老子卖钱吧。”

一个赤裸半身的壮硕混混唾骂了一句,吧嗒两下握了一下拳头,歪着脖子朝莫煌走去。

段天平虽然默然不语,似再看好戏一样,但其内心却有些微微的不安,这个怪人的出现实在是有些怪异,他知道,无论帮内的警戒有多松懈,要想瞒过二十多个兄弟的眼睛跑到这里来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虽然内心隐有警兆,但看着自己手下头号打手红狼逐步走过去,而面具怪人似被吓呆了一般停步不动之后便放下心来。

红狼虽然为人冲动,总是肌肉比脑浆先动,但手头功夫足够扎实,多次在争夺地盘的战阵中立下大功,素来为段天平倚重,看到他上了便放下心来,还想着要不要让红狼先留下活口问一下,了却内心突然而来的警兆。

“哈哈,我还想着我上呢,没想到红哥那么快就冲上去了。”

“嘿嘿,估计红哥是手痒了吧,自从上次把青\u5c

2000

f0帮彻底打垮后,红哥就再也没有出过手了。”

“就等着看好戏吧,你们猜那个傻逼的脑袋会不会直接被红哥打成浆糊啊。”

“我猜会.”

剩下的几名壮硕混混站在原地不动,神情言语间直接把莫煌当成死人一般。

薛雪看见有人推门而入,不由得升起一丝微弱的希望,但很快这丝希望之光不断的减弱,因为不听周遭混混的言语,光看红狼那壮硕的身躯,满是肌肉疙瘩的双臂,还有那阴毒狠辣的血腥目光,与面具怪人瘦弱的身材对比一番之后,看起来谁更强一些自然不言而喻。

红狼满脸狰狞的逐步靠近,与之对比,莫煌仿佛吓傻了一般,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走到两米之距后,红狼也懒得多说什么,自从青狼帮打垮本地所有帮派,彻底成为当地一霸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打过架了,即使每天靠着一个又一个的女人来泻火,内心的暴虐之意还是一天比一天旺盛。

他渴望战斗,渴望杀戮,渴望听着敌人频死前绝望的哀嚎。

手一扬,蒲扇般的手掌虚握成拳,猛然朝着莫煌握刀的肩膀砸去,臂膀摆动时带动空气发出一声清脆的脆响,去势极恶。

红狼已经打定主意,难得有个神经病自己送上门来给自己发泄发泄,绝不那么快杀了他,一定要慢慢玩,反正只要注意一些,别让内脏受伤太重,随便能卖出些钱就算了。

看见红狼这一下猛击,莫煌瞳孔微微一缩,有些惊讶,这一下挥拳可不简单,常言有道是千金难买一声响,说的就是现在,能再猛力挥击肢体时发出一声脆响,就已经证明眼前这家伙已经算是个不错的练家子了。

该死的电视剧,果然不能当真正的史实来看,莫煌暗骂着,电视剧里从没提起过青狼帮再穿越洪荒前有过练家子,而且莫煌依稀记得,当初再学校上强者史这门课的时候,依稀提到过青狼帮没有进入洪荒之前,段天平就是帮内强的人,但接下来的课程莫煌就全程再睡梦中度过什么都不知道了,谁叫他前一天打工打了个通宵呢,直到红狼挥拳的前一刻,莫煌还以为青狼帮都是些有些悍勇之气的小混混而已。

有些麻烦了.。但.没令我失望啊。

战意如火熊熊燃烧,敌人预料之外的强悍反倒让莫煌露出了由衷的兴奋笑意,虽然重生的时日太短,地球灵气匮乏至极,导致他的身体素质比起普通健壮男子强不到哪里去,但那又如何.一颗渴望变强的心,只会对敌人的强悍感到由衷喜悦,因为这样才会有践踏的快感啊。

如火般炽热,如冰般冷冽的双眸,静静的盯着红狼狰狞而暴虐的双眼,蓦然闪过一丝妖异的精芒,散发着无形却有质的波动。

《寂静之岭》杀招.告死鸟

无形却有质的精神波动似章鱼的触手一般,无孔不入的钻进红狼的脑袋里。

红狼只觉得好像寺庙的大钟蓦然再自己脑海中响起一般,随后眼前一黑,全身的力气似被抽水器抽走了一般,脚步也虚浮的厉害,虽然红狼是次遭受精神攻击,但久历战阵的他本能的错开身子,想要避开随之而来的危险,但.晚了。

莫煌错步扭肩,直接避开了红狼变形的拳击,当红狼的拳头擦过肩膀时,莫煌却反常的放松了身体,似随时可能选入酣睡一般的松松垮垮,甚至让人一看之下就产生懒洋洋的错觉。

但也只是错觉,下一个瞬间,莫煌动了,动的只是他握刀的手,却让人产生如猎豹奔袭一般的感觉,急速,狂猛,精确。

白亮的刀锋如一条白龙,以顺雷不及掩耳之势自红狼胸膛自下而上斜插而去,带着一抹深红破体而出。

一击穿心。

空气仿佛被无形之手\u7d

2000

27拽住,所有的人都呆滞了.上一秒,红狼强猛的进攻,围观众人都联想起即将要被拍死的苍蝇,但下一刻,红狼居然就这么死了,刀锋穿心,死的不能再死,甚至连遗言都无法留下,就好像苍蝇突然对着人猛撞,直接把人撞成肉酱一般突兀和不合理。

“段天平,你.和你的帮派,所有的人.都必须被抹杀。”

阴冷,幽深.如两片尖锐玻璃使劲厮磨,又犹如怨鬼索命细语,听着让人不寒而栗,话语一出,无形的寒气彻底笼罩再这个房间中,一点一点击碎在场诸人的胆气。

基础下位黑暗魔法战技《鬼泣》。

以青狼帮的狠辣作风,自然不可能没在自己帮派总部内做出血腥之事,所以莫煌轻而易举的用精神力吸收了弥漫在四周的怨气阴气,蕴含在话语中吐出。

话语一字一句的吐出,手上也没停着,单手结印轻轻在刺入红狼心脏的砍刀上一挥,然后拔出刀锋,红狼的心脏热血猛然喷涌而出,却诡异违常的朝刀锋飞溅而去,一股股热血溅到刀锋后,便快速凝固再上面,透着闷人欲呕的腥气。

基础下位血魔法战技《血引》,吸收生灵血气,助长武器或者战技威力,再未来倒是常见,但再此刻,活脱脱一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灵异场景。

看着青狼帮诸人胆气削弱,神情有些苍白惶恐的摸样,一言语句先声夺人的莫煌内心却暗感羞耻,《鬼泣》这种基础下位战技再未来,那就是给小学生恶作剧时用的,用来战斗!?姑且不论那几乎不值一提的战术效果,光是用出来了估计就要被嘲笑一生了,要靠吓唬人才能战斗的家伙到哪都会让人瞧不起。

幸好现在没人知道,莫煌悻悻的想着。

“你.是谁,青狼帮这种小地方,恐怕不会招惹到阁下这种人物吧。”

段天平蓦然从太师椅上站起来,眼神凝重,还没穿越洪荒的他自然不知道什么是魔法战技,再他看来,不论那灵异的吸血一幕,光那话语中蕴含着的意志简直恐怖绝伦,以自己的心性都会被震慑到,直到此刻腿还有些软,眼前此人的恐怖可想而知了,遂小心翼翼的问起来,饶是如此却不显得怯懦,身体微微前倾,虽然是问话,却无由来给人一种随时可能猛扑而上的悍勇之感。

果然是个人物,不愧能是再后世掀起如此风浪的始祖级强者,莫煌不自觉对段天平升起一丝敬意,虽然有些知道历史后的主观因素,但莫煌抚心自问,如果自己只是个普通人,陡然看见这幅杀人吸血,鬼泣森森的灵异场景,可没把握如面前的段天平一样,一言不合就要拔刀怒战。

“组织.令谕.抹杀.青狼帮.全部人.寸草不留。”

但敬意归敬意,莫煌却不会因此有一丝心软,反而趁着段天平心神受慑的时候狂扯虎皮,他重生后,一副强横战躯已经消失不见,但那与灵魂相连的精神力却带了六成回来,可惜的是受羸弱的身体拖累,一身精神力居然硬生生被禁锢在体内,虽然《寂静之岭》突破到了第三层后精神力暴涨,但也只能破体施展几个基础小魔法,而且受地球天地灵气缺乏的影响,绝大部分的基础魔法还不能使用。

对此莫煌只能表示无奈,所以只能尽可能的为自己营造有利的战斗优势了。

果不其然,听到莫煌故意而为的断断续续幽森阴冷话语恐吓之后,以段天平心性也忍不住慌了起来。

这怪不得段天平,如果是警察,哪怕是军队武警来抓捕杀他,他也可以冷静对待并周旋一番,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神秘组织要抹杀他.!?而且神秘组织派出来的杀手还活脱脱是个超能力者!?

生活远比电影更加离奇,因为前者不需要逻辑,段天平算是了解这\u7

2000

0b9了。

战略目标达成,莫煌清晰的感知到段天平进退失措了,接下来要做的事,就只有硬上了,光靠恐吓可没办法把段天平吓死的。

提着沾满血腥的砍刀,莫煌静静前行,一步步的缓步着走,低着头,竭力给对面的所有人营造更大的心灵恐惧。

“吗的.组织。。去你吗的组织.要拿老子的命,就拿你的命来填吧。”

首先有个小混混清醒了过来,死亡的恐惧直接笼罩了他,反而让他爆发了潜力,歇斯底里的朝莫煌冲了过去,随后剩下的六名半裸混混也嗷嗷叫的冲了过来。

这也正常,此刻能在这里的,都是青狼帮的骨干,都是争夺帮派地盘里厮杀出来的悍勇之辈,面对死亡,他们个反应就是发疯般的反击。

充满歇斯底里疯狂的吼叫,还有沉重的步伐,莫煌却静静的闭上了眼,任由精神力代替自己来观察世界。

一抹深红的刀光闪过,奔跑再前的混混蓦然僵住,喉咙几乎被完全切开,一道血泉自脖间喷出,血泉高高喷出,却在半道弯下九十度角朝刀锋涌去。

再吸一人血气,原本粘附再刀锋上的干枯血块渐渐开始流淌起来,却并不落地,围绕着刀锋不住流淌,看起来极为诡异。

退后一步,避开轰然倒下的尸体,莫煌微低下身子,避开一记猛力的横扫拳,肩臂用力,刀锋如龙刺出然后收回,一个来回,敌人心脏处又多了一个对穿的血洞。

一瞬间,跑的快的两人就此死亡,第三个混混脚步不自觉有一丝迟缓,但莫煌却没有任何仁慈,刀锋直直一桶一收,再度再心脏处开了一个洞。

连杀四人,原本平凡的砍刀此刻血气四溢,微微泛起红光,空气也泛起一丝甜腻的腥气,无言的妖异和恐怖笼罩再所有还活着的人心中。

但此时,莫煌双眼圆睁,双手握刀朝上一撩,叮咚一声架住了一下极其狂猛的挥砍。

一把哑光的尼泊尔弯刀,其形如蛇,透着幽幽冷意,但握刀的人,眼神却如地狱火焰。

“装神弄鬼的家伙,不管你是谁,敢杀我兄弟,你死定了。”

莫煌不敢回话,连忙倒步急退,不得不退,因为还活着的四名壮硕混混已经完全疯了,不管不顾大张双手朝自己扑来。

其中一名混混眼看就要扑到莫煌,但咫尺便是天涯,就差一丝距离,眼睁睁看着莫煌逃离,眼中带着不甘于疯狂,但随即被凝结,因为一抹深红刀锋自他脖间闪烁而过,带起一汪血泉。

看见又死一名弟兄,段天平快气疯了,提着刀猛追而去,从刚才的架刀中他知道,眼前这个神秘杀手再力量上不如自己,只要不给他机会拉开距离使那些灵异的手段,他.绝不是自己对手。

还剩四个人.莫煌暗自苦笑,别看之前杀的好似颇为轻松,但为了保持足够的力道贯穿和抽离这些混混们的肉体,每一下挥砍刺击都必须用精神力控制肌肉群来提供足够的动力,兔起鹊落干净利落的四人击杀,再他强悍如鬼神的外表下,是已经渐渐逼近极限的疲累肉体。

刀锋闪烁,一把暗哑无光,一把血光赫赫,不停交织碰撞,誓要将对方砍成肉酱。

叮当.一道见骨的血痕出现再莫煌的左臂,自肩膀到手肘,顿时血如雨下,莫煌一声不出,掩盖在面具下的脸蓦然变得苍白,汗水不断渗出,段天平刀法狂猛,力道十足,哪怕他此刻精气神俱足也不见得抵挡的了,更何况以此刻的疲累之躯。

莫煌继续苦笑,明明有一肚子的精妙武道和战斗经验,却受限于羸弱肉体拖累无法闪躲也无法进攻,让他一阵憋屈,但又一想到如果让段天平以未来全盛之姿站在自己面前,估计自己也是被一指头捻死的

1000

命,照这么算,该感到憋屈的应该是对面才对。

自娱自乐排解肉体痛苦的莫煌自然不肯吃亏,硬挨段天平一刀同时刀锋闪现,又杀了一个追逐而来的混混。

“你们都走.跑,你们再这里都是拖累我。”

莫煌剪其羽翼的战略意图昭然若现,段天平也不是傻的,反正都是拖累,干脆叫剩下两个小混混逃跑。

你不是想抹杀全部人吗,偏不让你如愿,气疯了的段天平愤愤不平的想着。

“没用的.逃到天涯海角都没用的。。组织派出的杀手.会永远追寻你们.直到将你们从地球上抹杀为止.无论你再哪里.。”

“吗的.。老子到底哪里得罪你们组织了,给个明话吧。”

“无需多问.你们的下场.。就是被抹杀.。”

莫煌继续用《鬼泣》魔语饶人心神,段天平气的方寸大失,刀法却使得愈发势大力沉起来,杀得莫煌左突右奔,好不狼狈。

看着两个混混似乎真的要逃跑,莫煌不由得有些焦急,离时空裂缝开启的时间已经快了,放他们跑倒不是不可以接受,但却怕这两个混混去向死敌警察求助,到时候来一批持枪荷弹的警察,估计莫煌的大计就要胎死腹中了。

一念至此,莫煌竖刀于眉,刀上血光大绽,一股凄厉之极的血光一鼓一鼓,丝丝不详的啸声响起,似亘古凶兽咆哮。

段天平猛然停下追击的脚步,面色惊变,一股危机感再内心不断涌起,顿时朝后退去。

但也晚了,当段天平和两个小混混同时退到门口,眼看就要推门而出的时候,一蓬泛着红光的血雨打了过来,每一滴血雨都带着破空呼啸,去势极猛。

段天平瞳孔收缩,生死危机之下,他身形一缩,直接缩到两个小混混背后。

血雨扫过,两个小混混发出凄厉的叫声,全身坑坑洼洼,似被散弹枪扫过一\u

1c79

822c,随后一声不响软到在地,而此时段天狼却猛然窜出,推开门便仓惶而逃,连头不敢回,一丝丝血水不住从他手上肩膀上滴落,显然他也不是全部躲过了那蓬血雨。

跑了!?居然就这样跑了!?

莫煌跌坐再地上,呼吸急喘,满是不甘目送着段天狼的离去,一滴滴鲜血从面具边缘滴落,不希望放跑敌人,但又没什么底牌可用,情急之下莫煌只能用点自残法子,燃烧精神力而后将杀戮吸收而来的血气凝聚而后当成弹药发射出去,威力不大,跟普通散弹枪差不多,杀死两个小混混倒是意料之中,压根就没指望过这招杀死段天平。

但莫煌根本没想到,段天平居然被吓破胆仓惶而逃,连头也不回,让莫煌这番故作虚弱的诱敌之计直接破产。

手指一点,一道暗藏再指尖的血红气芒射出,将大门射个对穿,射出气芒后,强迫燃烧精神力的后遗症直接回馈到莫煌身体上。

视线开始有些模糊,身体乏力之极,喉咙恶心欲吐,刚才还强猛如鬼神的莫煌直接瘫在地上,艰难的低喘着,虽然身体难受,但精神力却并没受到多大影响,只是有些不稳定而已,再他的精神力扫描中看见,段天平直接头也不回,用尽全身力气逃窜,直到逃出他的精神力扫描范围外。

“胆小鬼.”淡淡的呢喃着,莫煌确信,受此惊吓的段天平估计会直接逃到他预藏的逃生窝点中去,十天半个月压根就不会外出,等待他再度出现的时候,从洪荒回来的莫煌已经可以一根手指碾死他了。

还有一个麻烦,哦,或者是两对麻烦。

莫煌冷眼扫过去,那个妹妹紧闭双眼,面色苍白失血,娇躯颤抖不已,显然一副就要晕过去的摸样,而姐姐倚靠过去,口中不住安慰,看见莫煌眼神扫视过来,连忙用身子遮挡住妹妹的身体,一副要杀就先杀我的烈士神情,而那个林公子已经全然没有刚才的潇洒风范,跌坐再地上,扶着椅背吐得稀里哗啦的,胯下一滩水迹,竟已是失禁,看到莫煌望过来,双眼一翻,就这样倒在满是秽物的地上人事不省了。

莫煌嗤笑了一下,闭上眼,身体艰难的摆出盘坐的姿势,自顾自冥想调息起来,以求以快的速度恢复体能,好应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场中还清醒着的薛家两姐妹受制于此时羞耻的捆绑姿势,想逃却动不了,只能不住的祈求上苍庇佑了。

时光飞逝,始终指针终于指向了十一点三十分,异变骤生。

空气骤然扭曲,如无形的烈焰再燃烧一般,重力失衡,沾满血迹的尘土缓缓飘飞起来,一道道诡异的裂缝出现再墙壁上,像是有无形的刀再砍伐一般。

来了,莫煌睁开双眼,露出炽热的期待抬头看去,只见天花板如水波般荡漾起来,发出嗤嗤电流涌动声,一个漆黑的不规则形洞口忽然张开,发出一阵强猛之极的吸力。

早已经等候多时的莫煌双腿一蹬,乘着吸力扶摇直上,而后林公子,薛家姐妹,还有尸体与房间内所有的物体都被吸力渐渐增大的黑洞吸了进去。

上海邮电医院
上海市浦东新区精神卫生中心怎么样
常州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济宁哪家男科医院好
乌鲁木齐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