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钦州信息港 > 美食

亦庄网通两次被骗10000多网站无人值守

发布时间:2019-05-14 23:45:31

2008年4月底,管王强突然发现公司的官方站打不开了,他立即联系公司的服务器托管商——北京中索络通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索),却发现中索的值班怎么也打不通。王强接着试图联系中索公司业务经理的、中索公司的办公,结果或关机或无人接听乃至直接说没有此号码。

王强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见,为了让站尽快恢复运行,他匆匆赶到位于北京开发区的亦庄通数据中心(以下简称亦庄通),想亲身到现场看看问题所在。

IDC服务商人间蒸发,上万站无人值守

待赶到亦庄通数据中心,王强发现,情况远比他想象的糟。

已有20多个跟他一样的客户,先他一步到了亦庄通,个个义愤填膺,却都被通的工作人员挡在了机房外面,场面乱烘烘的,警察都被惊动了。

通还在现场设置了一个咨询处,工作人员告诉王强们,新月动力或中索的在亦庄通机房的工作人员已经撤走了,由于没法确认王强们的身份,所以不允许王强们进入机房保护服务器,想要进入机房,必须出示合同、授权书等一系列证明材料。同时,不允许王强们搬走服务器,因为“这是领导交代的”。

通工作人员还告知王强们,跟亦庄通签署了合同的北京新月动力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月动力)的所有员工在几天前统一辞了职,现在的新月动力公司已经被有关部门查封,一个人也找不到。新月动力的老板白新文据说由于袭警被关了起来(后又有消息说,白新文进了精神病院)。该工作人员还泄漏,新月动力公司的公司还没有注销,由于新月动力欠了亦庄通巨额的租赁费,通已经起诉了新月动力,建议王强们也运用法律手段告诉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这下,王强们完全掉进了冰窟窿:他们的IDC服务商不见了,不能正常提供任何服务;他们的站随时有被通断线的可能,他们的服务器搬不出来,如果找不到已没有人了的新月动力出来负责,服务器可能的拿不出来。

新月动力总计租用了亦庄通100多个机柜,一个机柜能装20多台服务器,一个服务器上平均站数量少5个。也就是说,此次事件,总计触及2000多台服务器,10000多个站,2000多家公司,单是服务器资产就超过2000万元,其他可能的损失不可估量。一场事件,让这些服务器全部处于无人值守的状态,上万站随时可能瘫痪。

偷天换日,中索事件,究竟水有多深?

与王强们签订合同的并不是新月动力,而是中索;而与通正在履行的合同方却不是中索,而是新月动力。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2003年的时候,中索就在亦庄通一层租了一个机房,发展到2007年的时候,已经累计欠亦庄通不少于200万的租赁费。后来,神通广大的中索老板白新文,不知用了什么先进手段,在前帐未平的情况下,还能继续开展业务。事实上,他通过新注册了一家叫新月动力新公司,重新与亦庄通签署了合同,把中索所有的客户机器从一层搬到了二层,继续他的IDC服务生涯。

为了更明白的说明这个关系,让我们用例子来阐述:在这个事件中,亦庄通就像房东,中索是他的租房者。中索统一租下亦庄通的很多房子,然后再把房子格成小间分租给王强等这些小房客,从中加价牟利。因为中索拖欠房租,亦庄通一度要在2007年将房子收回,结果中索只是换了一个名字成新月动力,在其他都没有变化的情况下,重新租了房东的其他房间,继续展开他的分租业务获利。

中索的欠款暂时不说了,新月动力还可以继续经营牟利,好一个偷天换日。如果不是此次白老板事出突然,这个默契的游戏还可能继续被玩下去,由于新月动力又欠了亦庄通很多钱。中索或新月动力提前收取王强们一年的服务器托管和带宽费用,却不交给亦庄通,而是直接揣在自己的腰包里,就这么一直欠着亦庄通的钱,等那天在积累到一个天文数字,再公关一下,新注册一个公司,继续他的分租生涯。

谁为“骗子”开的绿灯,谁又为国家的损失买单?

中索已欠了亦庄通几百万租金,同一老板,公司换个名字就可以继续与亦庄通签署新的租赁合同?然后,继续收取王强们的钱,继续玩这个圈钱游戏?

假如中索事件是精心策划的一个骗取王强们分租费的骗局,那么,是谁为这个骗局开了绿灯?

亦庄通应收的几百万租赁费做了怎样的处理,谁为国家的损失买单?是那些其实已经付了房租的、可怜的王强们吗?

整个事件中,中索和新月动力是获利者,他们收取王强们的全额费用,大肆挥霍,却拖欠亦庄通的房租。白新文真是高明,通过“公关”搞定相干人员,就可以欠着亦庄通的钱不还,而且两次游走于北京知名的服务器托管数据中心。是谁给了他空隙,谁给他开的绿灯?国家几百万的收入损失怎么办?谁为国家买单?

据说白先生“疯”了,疯了好呀,疯了就可以一了百了,法律都无法对一个疯子怎样,亦庄通还有王强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服务器将被通没收抵帐?

新月动力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了,老板无论是在看守所还是精神病院暂时也是安全的。但亦庄通急了,游戏进行的时候,还可能补上缺口,增加收入,现在游戏停止了,一切就会暴露,必须找一个买单的人。王强们更着急了,本来就小门小户的中小企业,现在不但面临随时被通中断服务及断的风险,甚至连自己的服务器都有可能抱不回来,由于,他们悲痛的发现:

他们很可能没法有效的证明自己对这些服务器的所有权。本来,他们有购买服务器的发票,有与中索签订的合同,上面有详细的机器配置清单和放置服务器的IP段,这些可以证明王强们对服务器的合法所有权。但中索一个轻描淡写的通知和一个非法的手段(因为没有做合同变更),就把王强们的服务器从1楼换成了2楼,经营者从中索就变成了新月动力。这些客户的机器通过如此操作一番,在亦庄通看来就是新月动力的,现在新月动力欠通钱,那么拿新月动力的这些“资产”抵帐也不为过。

王强们欲哭无泪,打官司找不到人,自己的机器拿不出来。他们是此次事件中的受害者,现在还得面临用自己服务器为他人顶债的风险!他们是弱者,只能进行有限的抗争,他们建立了中索维权联盟,他们去贴吧上公布事情真相,他们去拨打法制,他们也积极寻找律师。他们通过络发出自己的声音:

“搬出服务器!”

“通无权扣押中索客户服务器!我们保留诉讼权利”。

“中索是大骗子!”

“将白新文绳之以法”

消息满天飞,谁来保护弱者的权益

消息一:白新文家族有欺骗的传统,3年前,通在北京西站黄亭子哪里的机房中,产生同样的诈骗案件,托管服务商卷款逃跑,通说不值得起诉,客户蒙受损失。那个骗子就是白新文的弟弟,也正是因为通的纵容,铸就了这次更大的诈骗。

消息2:听说,目前通内部决定是:机房所有的机器全部扣留,如果中索不还钱,就拿它门抵帐。如果用户愿意支付通一年的托管费用(大概1万元/年)并将机器放入通自营机房,机器可以从中索机房取出。

宫颈炎怎么治疗好
盆腔炎怎么引起的
宫颈炎怎样能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