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钦州信息港 > 金融

我的贴身女巫 第两百二十八章 利与弊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4:38

我的贴身女巫 第两百二十八章 利与弊

“是不是太绝了?”奥尔瑟雅有点犹豫。

一旦两人通信的事情曝光,那么摩萨一定会去质问菲尔普。

可这样的小计谋菲尔普不会看不出来,等于是完全逼着菲尔普立刻选择站队!

可万一逼迫得太紧,造成菲尔普的反感,起了反效果,那他们可就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殿下要相信菲尔普的能力,他若没有点本事,又岂敢跟摩萨争王座。我们就是要逼迫他一下,看看反应。”

西蒙咧了咧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菲尔普置身事外,要打大家一起打。

两个人打,一个人看着,那就太不公平了。

“我当然相信菲尔普的能力,那就试试看他什么反应好了。”奥尔瑟雅对于那个二哥的印象还算过得去,反正比对摩萨的印象好太多了。

一封信想逼对方拿出态度,怎么都感觉不太现实,能够做的只有看看反应。

现在单凭猜测,很难百分百确定菲尔普究竟是个什么想法。

“那殿下就让摩萨的传令兵等个三天吧,三天时间,足以让知道情况后的摩萨愤怒不已了。”

西蒙勾了勾嘴角,愤怒的摩萨如果再听到菲尔普和王女互通书信,那场面,一定会非常火爆的。

他倒要看看,以聪明闻名于王都的菲尔普要怎么去安抚一头发狂的“雪狼”!

“西蒙子爵,我现在才发现,你坏的很彻底。”

奥尔瑟雅稍微一想,也看出了其中关键,不过菲尔普依旧很可能会有两个选择。

会因为反感摩萨的霸道,而倾向于她这边。

第二则可能把摩萨质问的根本全部怪罪在她的头上,转而更加支持摩萨。

就目前看来,菲尔普本就和摩萨站在同一边。

因为两人是王子,而她是王女。

王室基本理念就是先一起扫清周边喽啰,然后再互争胜负,无论输赢如何,都不能让其他人捡了便宜。

所以两人联手先来剿灭她的可能性极大。

而她的一封信,造成的结果有可能导向好,也有可能导向坏。

但局面本就不利,就算失败了也只是多加一点不利而已,无伤大雅。

一旦成功让菲尔普对摩萨有了很大的意见,那天枰的倾向可就完全不同了。

“殿下高洁,不能沾染污秽,那就只能由我来了。”

西蒙微微欠身,他现在发现奥尔瑟雅其实还挺爱开玩笑的,可能是因为跟他比较熟了吧。

“好,赏你陪本王女用餐。”奥尔瑟雅笑着站起身,从首座前缓缓走了下来。

“这个……殿下,外面的传令骑士还在那等着呢。”

“那就让他们多等一会儿吧。”

奥尔瑟雅理所当然道,在理清思路与利害之后她做事更加的果断起来。

“是不是上次没吃饱?对我有意见了?”

“没有的事,上次吃的撑的不行,我申请这次少吃一点。”

西蒙连忙道。

“呵呵。”奥尔瑟雅轻笑一声,然后把手搭在了守护骑士的手腕上。

王女出行,守护骑士有义务搀扶一下,不过那一般是在下楼梯或者下马车的情况下,此时王女搭着西蒙的手腕……反正艾西是连忙低下了头。

三人从大殿的旁门去了用餐的偏殿,依旧是那个长桌,只是菜都换了。

这里摆着起码几十道菜,西蒙来吃的这么几顿都没见重样的,可见当王女的御用厨师也得有点本事,不然御用的位置根本坐不稳。

两人入座以后,艾西跑来跑去给两人填满酒水,然后站在了长桌旁。

奥尔瑟雅细嚼慢咽的吃了几口,然后道:“说说你那几个女巫吧,怎么样?小麻烦已经解决了么?”

“是的殿下,已经解决了。不过暂时还用不到摩西的能力,想来以后有点用。”

西蒙想起了摩萨身边时刻跟随的雪狼。

“我听诺雅说,她很不听话,你是怎么解决的?”奥尔瑟雅偶尔会跟诺雅见面,所以对西蒙那边的情况多少会有些了解。

“对待不听话的小女孩,我一般习惯于采用暴力,效果比想象中好很多。”

西蒙咧了咧嘴。

奥尔瑟雅则笑着摇了摇头:“果然坏的很彻底。”

奥尔瑟雅没有再问其他的,正事方面西蒙每天都会向她做出简报,每半个月会做出详细的报告,其中包括装备的生产,预备军的训练进度,遇到的问题等等。

开支方面伯爵这边有遗留下来的财务总管,她时刻都能够知道手里的金币还剩下多少,并且会和西蒙商量着该怎么使用才能达到利益化。

一顿晚餐吃完。

西蒙恭敬的离开了,这次他比王女吃的快,毕竟晾一晾归晾一晾,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传出去多少有些不好,人言可畏嘛。

奥尔瑟雅呡了口红酒,看着西蒙离开的背影,她突然把红酒放在了桌子上,发起了呆。

这南境之主的位置,并没有她想像中那么轻松,拥有着权力的同时,还有着诸多约束以及。

不过仅仅感慨了那么一小会儿,奥尔瑟雅就收拾了一下表情和多余的胡思乱想,她可是立志要成为女王的人,现在不过才刚刚起步,还没到她喊累的时候。

……

大殿之外。

西蒙赶到女骑士的面前,道:“殿下说了,三天后她有时间,能够跟你们好好谈谈。”

“三天?”

夏佐眉头微皱,连忙道:“子爵大人,我们顶多只能停留一天……”

“三天!”西蒙沉声道:“本来是五天的,要不是我给你们争取,三天都没有。”

“好吧。”

夏佐实在想不明白王女究竟是什么意思,故意拖延他们?

“给子爵大人您添麻烦了。”

“麻烦倒谈不上,你是帝国骑士,我是帝国贵族,能帮的上我自然会帮的,不然我也不至于在大殿里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西蒙笑着道,他刚刚的一顿饭是吃的有点久,陪王女共进晚餐感觉的确很不错,味口都好了很多。

“感谢子爵大人的帮忙。”

夏佐一见子爵客气,连忙又欠了欠身。

这下搞得西蒙倒稍微有点不好意思了,这女骑士真是客气的可以。

“是不是太绝了?”奥尔瑟雅有点犹豫。

一旦两人通信的事情曝光,那么摩萨一定会去质问菲尔普。

可这样的小计谋菲尔普不会看不出来,等于是完全逼着菲尔普立刻选择站队!

可万一逼迫得太紧,造成菲尔普的反感,起了反效果,那他们可就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殿下要相信菲尔普的能力,他若没有点本事,又岂敢跟摩萨争王座。我们就是要逼迫他一下,看看反应。”

西蒙咧了咧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菲尔普置身事外,要打大家一起打。

两个人打,一个人看着,那就太不公平了。

“我当然相信菲尔普的能力,那就试试看他什么反应好了。”奥尔瑟雅对于那个二哥的印象还算过得去,反正比对摩萨的印象好太多了。

一封信想逼对方拿出态度,怎么都感觉不太现实,能够做的只有看看反应。

现在单凭猜测,很难百分百确定菲尔普究竟是个什么想法。

“那殿下就让摩萨的传令兵等个三天吧,三天时间,足以让知道情况后的摩萨愤怒不已了。”

西蒙勾了勾嘴角,愤怒的摩萨如果再听到菲尔普和王女互通书信,那场面,一定会非常火爆的。

他倒要看看,以聪明闻名于王都的菲尔普要怎么去安抚一头发狂的“雪狼”!

“西蒙子爵,我现在才发现,你坏的很彻底。”

奥尔瑟雅稍微一想,也看出了其中关键,不过菲尔普依旧很可能会有两个选择。

会因为反感摩萨的霸道,而倾向于她这边。

第二则可能把摩萨质问的根本全部怪罪在她的头上,转而更加支持摩萨。

就目前看来,菲尔普本就和摩萨站在同一边。

因为两人是王子,而她是王女。

王室基本理念就是先一起扫清周边喽啰,然后再互争胜负,无论输赢如何,都不能让其他人捡了便宜。

所以两人联手先来剿灭她的可能性极大。

而她的一封信,造成的结果有可能导向好,也有可能导向坏。

但局面本就不利,就算失败了也只是多加一点不利而已,无伤大雅。

一旦成功让菲尔普对摩萨有了很大的意见,那天枰的倾向可就完全不同了。

“殿下高洁,不能沾染污秽,那就只能由我来了。”

西蒙微微欠身,他现在发现奥尔瑟雅其实还挺爱开玩笑的,可能是因为跟他比较熟了吧。

“好,赏你陪本王女用餐。”奥尔瑟雅笑着站起身,从首座前缓缓走了下来。

“这个……殿下,外面的传令骑士还在那等着呢。”

“那就让他们多等一会儿吧。”

奥尔瑟雅理所当然道,在理清思路与利害之后她做事更加的果断起来。

“是不是上次没吃饱?对我有意见了?”

“没有的事,上次吃的撑的不行,我申请这次少吃一点。”

西蒙连忙道。

“呵呵。”奥尔瑟雅轻笑一声,然后把手搭在了守护骑士的手腕上。

王女出行,守护骑士有义务搀扶一下,不过那一般是在下楼梯或者下马车的情况下,此时王女搭着西蒙的手腕……反正艾西是连忙低下了头。

三人从大殿的旁门去了用餐的偏殿,依旧是那个长桌,只是菜都换了。

这里摆着起码几十道菜,西蒙来吃的这么几顿都没见重样的,可见当王女的御用厨师也得有点本事,不然御用的位置根本坐不稳。

两人入座以后,艾西跑来跑去给两人填满酒水,然后站在了长桌旁。

奥尔瑟雅细嚼慢咽的吃了几口,然后道:“说说你那几个女巫吧,怎么样?小麻烦已经解决了么?”

“是的殿下,已经解决了。不过暂时还用不到摩西的能力,想来以后有点用。”

西蒙想起了摩萨身边时刻跟随的雪狼。

“我听诺雅说,她很不听话,你是怎么解决的?”奥尔瑟雅偶尔会跟诺雅见面,所以对西蒙那边的情况多少会有些了解。

“对待不听话的小女孩,我一般习惯于采用暴力,效果比想象中好很多。”

西蒙咧了咧嘴。

奥尔瑟雅则笑着摇了摇头:“果然坏的很彻底。”

奥尔瑟雅没有再问其他的,正事方面西蒙每天都会向她做出简报,每半个月会做出详细的报告,其中包括装备的生产,预备军的训练进度,遇到的问题等等。

开支方面伯爵这边有遗留下来的财务总管,她时刻都能够知道手里的金币还剩下多少,并且会和西蒙商量着该怎么使用才能达到利益化。

一顿晚餐吃完。

西蒙恭敬的离开了,这次他比王女吃的快,毕竟晾一晾归晾一晾,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传出去多少有些不好,人言可畏嘛。

奥尔瑟雅呡了口红酒,看着西蒙离开的背影,她突然把红酒放在了桌子上,发起了呆。

这南境之主的位置,并没有她想像中那么轻松,拥有着权力的同时,还有着诸多约束以及。

不过仅仅感慨了那么一小会儿,奥尔瑟雅就收拾了一下表情和多余的胡思乱想,她可是立志要成为女王的人,现在不过才刚刚起步,还没到她喊累的时候。

……

大殿之外。

西蒙赶到女骑士的面前,道:“殿下说了,三天后她有时间,能够跟你们好好谈谈。”

“三天?”

夏佐眉头微皱,连忙道:“子爵大人,我们顶多只能停留一天……”

“三天!”西蒙沉声道:“本来是五天的,要不是我给你们争取,三天都没有。”

“好吧。”

夏佐实在想不明白王女究竟是什么意思,故意拖延他们?

“给子爵大人您添麻烦了。”

“麻烦倒谈不上,你是帝国骑士,我是帝国贵族,能帮的上我自然会帮的,不然我也不至于在大殿里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西蒙笑着道,他刚刚的一顿饭是吃的有点久,陪王女共进晚餐感觉的确很不错,味口都好了很多。

“感谢子爵大人的帮忙。”

夏佐一见子爵客气,连忙又欠了欠身。

这下搞得西蒙倒稍微有点不好意思了,这女骑士真是客气的可以。

广东省口腔医院
中国人民第五十九医院
承德如何治疗牛皮癣
杭州治妇科医院
山西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