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钦州信息港 > 故事

重要伙伴开启冷战中埃德加斯诺连结中美的大

发布时间:2019-06-16 10:21:35

重要伙伴开启冷战中埃德加·斯诺连结中美的大门

中国青年堪萨斯城1月17日电 (贾元熙)在美国堪萨斯城的福尔摩斯街2501号,一座外表普通的小楼已经在这里安静伫立多年,人们称它Diastole,取意心灵休憩之所(Heart at Rest)。对中国人的老朋友埃德加斯诺来说,这里见证了他晚年时期一段重要的友谊。而对怀念斯诺的房主人和世界各地的人们来说,今天的Diastole也承载着一份深情,成为寻访斯诺踪影的一处精华所在。

Diastole中国青年贾元熙摄

尽管是慕名斯诺的踪迹而来,但推开蓝色的门扉,Diastole的艺术气息仍然给人带来了意料之外的惊喜。不同风格的收藏品和艺术品向人们展示出主人的喜好,伴随穿插期间的斯诺照片和中美往来纪念品,流露出这里与中国的深厚渊源,而进入大门后个相对整体的斯诺物品收藏区,就安置在会客厅旁阳光的房间一隅。

Diastole的主人名叫埃德蒙格雷戴蒙德,有关他与斯诺的故事,别是一串中美解冻进程中的涟漪。

作为曾经的二战军医、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城分校医学院创始人,戴蒙德与斯诺的相识发生在1965年。他们共同参加了一个旨在从国际法角度探讨世界和平的第二届都柏林会议。期间,斯诺和戴蒙德成为室友,攀谈中他们发现两人都来自堪萨斯城,而他们的结缘竟可以追溯到30多年前。在斯诺刚刚到达上海的20世纪20年代,和他同样是密苏里大学哥伦比亚分校校友的约翰鲍威尔成为了他的位老板。随着战争的蔓延,鲍威尔后来不幸成为战俘,戴蒙德恰恰随军对他进行了悉心救治。共同的背景让斯诺和戴蒙德一见如故,对中国抱有的相似情结更让他们相见恨晚。戴蒙德后来曾说:这次都柏林会议对我产生的长远影响,是让我形成了一个信念,我该成为一个打开两国交流渠道的推动者

时光进入冷战时期,由于麦卡锡主义的泛滥,美国国内的反共、排外运动甚嚣尘上,素来对中国报以友好姿态的斯诺遭到了排挤。1971年,美国知名周刊《星期六评论》就中国取得西方难以料想的医学进步相关细节对斯诺发起了攻击,于是他找到拥有医学水准的戴蒙德,希望他亲自到中国,证明自己所见的事实。

时局依旧艰难,这次出访只有以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城分校医学院的名义组织才能获得批准,而中国政府要求戴蒙德至少在初阶段保密,这让戴蒙德感到十分不安。此时,中国仍然对西方采取封闭政策,即使尼克松总统访华,也是第二年才发生的事情。

然而,戴蒙德还是来到了中国。终,他考察中国医疗状况的举动成为全美各大媒体头条,甚至美国收视率的早间和脱口秀节目《今日秀》也对他进行了报道。戴蒙德将他在中国的见闻传递给了白宫,于斯诺解除困境,并对他进行癌症的救治,在斯诺即将走向人生终点之际,两人用行动于中美之间碰撞出了连结两国并进一步沟通彼此的火花,在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进程中书写了斯诺生前的一节篇章,与戴蒙德自己的个重要篇章。

1972年2月15日,斯诺因患癌症在瑞士日内瓦去逝,终年67岁。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抵达北京。2月28日,中美上海联合公报发表,宣布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

感念于斯诺在中美关系间的巨大推动,戴蒙德的妻子玛丽提议在斯诺的家乡堪萨斯城建立埃德加斯诺纪念基金会。戴蒙德在妻子去世后接管基金会,不断扩大影响,并始终致力推动中美的友好往来,直至1990年他本人已是72岁高龄,仍保持着每年次赴中国的规律访问。而戴蒙德对中国的关注与关心也一直延续到了他生命的终点,2013年11月3日,享年94岁。

历史的车轮翻转向前,带走每一个曾经熟悉的人,却留下太多难以忘却的回忆。Diastole承载着戴蒙德对斯诺的尊敬与怀念,现在也为人们了解他在斯诺身后做出的大量推进中美交流的努力,打开了一扇大门。斯人虽逝,友谊长存![1][2][3][4][5]下一页会客厅旁的斯诺相关物品收藏区(书架和照片墙)。中国青年贾元熙摄

埃德加斯诺小传

埃德加斯诺于1905年出生在美国的密苏里州堪萨斯城。1928年,刚满23岁的他离开密苏里大学学院来到中国,先后任职《密勒支评论报》、《芝加哥论坛报》、《每日先驱报》等欧美报社的驻华、通讯员,踏遍中国大地进行采访报道。1933年4月到1935年6月,他在工作的同时兼任北平燕京大学(现北京大学)系讲师。上海的生活让斯诺认识了宋庆龄和鲁迅,从此引发他对记录中国人民苦难与向往的中国新文艺的兴趣,后来他对萧乾讲,鲁迅是教我懂得中国的一把钥匙。他庆幸自己能在上海结识鲁迅先生和宋庆龄女士,他是在他们的指引下认识中国的。

1936年6月,斯诺在宋庆龄的帮助下用半张美元作为接头信物,成功到达陕甘宁边区,并在随后的4个月内成功采访到毛泽东、彭德怀、林彪、聂荣臻等红军核心领导人和高级将领,成为了世界上个采访红区的西方。经过与夫人海伦斯诺的共同努力,1937年10月,《红星照耀中国》英文本出版,1938年1月美国版问世,立即在美国成为有关远东的非小说作品畅销书。

1942年,斯诺赴中亚和苏联前线采访,离开中国。新中国成立后,斯诺曾三次来华访问,并与毛泽东主席见面,为推动中美间对话交流作出巨大努力。

书架上不同版本的《红星照耀中国》。中国青年贾元熙摄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埃德加斯诺个人照合集。中国青年贾元熙摄

斯诺与妻子海伦的合影。图片原注释为海伦斯诺曾说:'我们是一个两个人的党'。作为斯诺采访红军的关键合作者与核心助手,海伦帮助斯诺海伦完成了大量资料整理工作,而且还提出了许多有益的建议,1937年海伦又独自冒险赴延安采访,为《红星照耀中国》提供了有关朱德的珍贵资料。中国青年贾元熙摄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庭院中的埃德加斯诺半身像。中国青年贾元熙摄

一位四川农民艺术家赠送给戴蒙德的路易艾黎塑像。中国青年贾元熙摄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国务院前副总理、新中国第五任外交部长黄华纪念戴蒙德访华30周年书法作品。中国青年贾元熙摄

国务院前副总理、新中国第五任外交部长黄华与夫人何理良祝贺戴蒙德90华诞。何理良作画。中国青年贾元熙摄前一页[1][2][3][4][5][6]下一页

怎样优化网站能让排名提升
阴茎癌
红斑病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