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钦州信息港 > 娱乐

弱功德系统 第594章 天级客卿长老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6:41

弱功德系统 第594章 天级客卿长老

李圣代不是傻瓜,明知道他自己的天赋是什么样子,却还要这么一意孤行,一定有他的理由。

所以上官紫衣才会有这么一问,她想要知道,李圣代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李圣代轻轻一笑,没有明言,武魂这种东西,对于每一位魂修来说,其实都是一种很私密的事情。

如非必要,没有人会闲着没事把自己的武魂拿出来炫耀,因为暴露出来的东西越多,就越有针对性,尤其是那些紫色的武魂的,基本上没有人愿意向外人吐露自己武魂的天赋魂技。

上官紫衣与上官浩然对李圣代来说虽不是外人,但是李圣代却还是想要留有一些私密的空间。

毕竟,他拥有触媒类武魂的这件事情,就连亲生父母李圣代都没有告知过,对于其他人,李圣代也不想暴露出来。

“成为一名高阶魂修,是我小时候的一个梦想。”李圣代淡声笑道:“以前是没有这个条件,所以只能望洋兴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地都成为了魂修高手。”

“而现在,我一不缺资源,二不缺经验,而且手里面又有一些闲余的魂晶舍利,自然想要再努力一下,说不定一不小心,我就也成为高阶魂修中的一员了呢。”

上官紫衣翻了翻白眼,这算是什么理由?就算是你要忽悠我也麻烦多用点儿心好不好?

你现在都已经拥有了接近神魂师级别的强横实力,连王擎天那样的神魂师都能吊打,你还会羡慕什么高阶魂修,骗鬼呢吧!

“可是你的魂修天赋只有凡品一级的水准。”上官浩然懵逼问道:“小师叔,你有没有想过,就凭你现在这种废柴天赋,想要修炼到圣级,恐怕十枚圣级的魂晶舍利都不够用,不觉得太浪费吗?”

对于一般的天才而言,一枚圣级的魂晶舍利,基本上都能成功培育出一位圣级魂修出来。

而像李圣代这样的废柴,想要成为圣级,至少要浪费十位魂圣的修炼资源,根本就不划算,有这么多魂晶舍利,直接培养出十位圣级强者岂不是更加方便?

一旁的上官紫衣忍不住再次翻了翻白眼,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她的这个傻儿子不会是真的相信李圣代想要成为一名高阶魂修这样的鬼话了吧?

果然,从来都没有独自在江湖上闯荡过的小浩然,还是太单纯了些,竟然什么话都能相信。

“那有什么关系?”李圣代轻撇了撇嘴,极其嚣张地回道:“我有钱,我任性,我就是愿意这么浪费,谁有意见?”

上官浩然被噎得再次冲李圣代伸出了大拇指,你有钱,你牛逼。

碰见这样的土豪,谁来都没用。

“不愿说话算了,我们也不会强求。”上官紫衣狠瞪了上官浩然一眼,示意这小子闭上嘴巴,别在这里给她丢人现眼。

“昨天我遇到了你的那个开山大弟子,就是被王家流放到这里来的那个小伙子。”上官紫衣看着李圣代,轻声问道:“他说你在与王擎天对战的时候,似乎还曾救过我上官家的一个长辈,有这件事情吗?”

上官紫衣一脸地殷切,他们全族上下,已经有好几万年都没有再得到过关于上官揽月的任何消息了,现在乍然听闻,她在心中激动的同时,还有一些不敢置信,所以她才会这么迫不及待地来到李圣代这里求证。

“王青山啊,”李圣代端起翠竹刚刚为他斟倒上的热茶,神色极为平静地抬头看了上官紫衣一眼,长哦了一声,道:“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上官紫衣道:“没有细说,似有什么避讳,只是大概提了一下上官揽月这个名字。师弟有所不知,上官揽月是我的亲曾祖父,失踪已有三万余年,一直没有任何音讯,所以……”

“哦,原来如此。”李圣代脸上闪现出一丝了然,道:“可是我听说,上官揽月当年似乎做出过一些叛族之事,不仅亲手杀死了上官一族的不少族老,甚至连他的父母妻儿也死在他的手中,这么大逆不道、十恶不赦的一个人,你还找他做什么?”

上官紫衣神色一怔:“师弟,这些都是我族中的隐秘,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是不是真的见过他?是不是?!”

上官紫衣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她猛地站起身来,双眼直勾勾地盯看着李圣代,道:“从我记事起,我就随着我的父母一直在东奔西走,就是为了能够找到他的下落,就是想要问清楚当年那件惨案的真相。”

“我们不相信他会做出那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那不合常理,而且他也没有任何动机。”

“就好像是一夜之间他就突然性情大变,像是疯了一样对着自己的亲人大杀四方,有传言说他是走火入魔成了疯子,也有人说他是遭人陷害,身不由己,甚至还有人说那天行凶的人并不是我曾祖父本人,而是有人在冒名顶替。”

“我就是想要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到底是谁,害得我上官氏一族分崩离析,不得不隐退避世。”

还有一点上官紫衣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当年族中的惨案发生之后,侥幸幸存下来的族人,对他们上官揽月这一脉的后人充满了戒备甚至是仇恨,直接将他们从本族之中驱离了出来。

否则的话,就算是上官一族在上青天的地位有所滑落,上官紫衣与上官浩然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李圣代轻点了点头,没有想到上官揽月竟然还有嫡系后人存世,而更加巧合的是,他的这个后人,正好就是上官紫衣。

李圣代一翻手,从储物符印之中把上官揽月临走之前赠给也的那块长老令牌取出,抬手在上官紫衣与上官浩然的眼前亮了亮。

“天级客卿长老令牌!”

上官紫衣与上官浩然同时站起身来,一脸惊诧地看着李圣代手中的长老信物。

“竟真的是他吗?”上官紫衣激动道:“天级客卿长老令牌,在上官氏族中只有一枚,而且一直都存放在当时身为族长的上官揽月的身上,当年这块令牌也随着上官揽月一同失去了踪影!”

“原来你竟然真的见到了他!小师弟,快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要见他!”

“稍安勿躁!”李圣代一翻手,令牌再度收回,示意二人不要激动,缓声道:“上官揽月我确实见到了,不过,他现在已经返回了上青天,至于到了什么地方,我也不太清楚。”

上官紫衣一愣:“回去了?”

“回去了。”李圣代看上官紫衣一脸失落,似乎已经动了马上就要返回上青天的心思,连忙出声解释道:“不过,当年那件事情的真相,我倒是知道了个七七八八。”

上官紫衣现在可是李圣代身边有力的盟友,李圣代岂能这么轻易地放她离去?

“其实,当年那件事情上官揽月前辈确实是身不由己,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遭遇到了不测,被他亲信的兄弟暗算并炼制成了人傀……”

李圣代一点点地将他从上官揽月那里得到的一些消息一一向上官紫衣言明,将王擎天在上官揽月身上的所做所为全部都抖落了出来。

“原来这一切,竟然全都是王擎天搞的鬼……”

“我就知道,爹娘他们是对的,曾祖父他确实是被冤枉的!都是王擎天太过卑鄙无耻、心思歹毒……他该死!”

上官紫衣与上官浩然义愤填膺,全都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冲到上青天去,把王擎天蹂.躏一百遍啊一百遍。

“所以,你们现在就算是回去,也不一定能够见到上官揽月前辈,而且,神魂师级别的交锋,你们两个也插不上手,去了弄不好反而会成为累赘,还是不要去添乱了。”

说着,李圣代又装起了可怜,道:“况且,我现在也离不开师姐,师姐如果就这么一走了之,如果王家再派人过来找我的麻烦,我可该怎么应对?”

上官紫衣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李圣代的脑门上,好气又好笑道:“一肚子鬼心眼,连师姐你都敢算计!”

“放心好了,别说你救了我的曾祖父,又成为了我上官一族的天级客卿长老,就算你什么都没做过,仅是你是我上官紫衣的师弟这一条,老娘就不会弃你于不顾。”

“在你的心中,难道老娘我就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吗?”

虽然李圣代现在的修为已经明显超越了上官紫衣,上官紫衣对此也是心知肚明,但是李圣代再强也终归只有一人,他的身边仍然离不开像是上官紫衣这样的圣级的帮衬。

所以,哪怕上官浩然的病早已痊愈,上官紫衣也从来都没有动过要马上离开的心思。在李圣代没有彻底在这里站稳脚跟之前,上官紫衣一直都放心不下。

“师姐义薄云天,怎么可能会是忘恩负义之人?”李圣代连忙马屁拍上,“在我心中,师姐那就是我亲姐姐,不仅年轻貌美,更重要的是温柔贤淑,知书达礼,知恩图报……”

上官浩然一脸不可思议外加目瞪口呆地看着李圣代,他现在很想要出声打断李圣代,然后很严肃地问他一句:小师叔,睁着眼睛说瞎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温柔贤淑?

知书达礼?

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她可是我的亲娘啊,为毛我跟她一起生活了一千多年,却一点儿也没有发现她身上的这些优点?

斜眼瞥见上官紫衣已经美得有点儿绷不住地大笑了出来,上官浩然心里一阵抽抽儿,早知道老娘吃这一套,他何至于会挨了这么多年的打?

“行了行了,净瞎说什么大实话,说得老娘都有些不太好意思了,哈哈哈哈……”

上官紫衣冲李圣代摆了摆手,紧接着便乐不可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双眼含笑盯着李圣代,对这个小师弟,真是越看越顺眼,甚至比上官浩然这个亲儿子感觉还要来得亲切。

“我曾祖父在三万年前就曾是力压一个时代的天之骄子,不管是修为还是见识,都是我上官一族历代族长之,如今他脱困而出,我自是不会担心他的安危。真正应该担心的是王擎天,还有王擎天背后的王氏一族。”

上官紫衣仿佛是放下了心中的一道枷锁,整个人都显得极为松减欢愉,一脸骄傲地向李圣代说道:“所以,就算是你不提,我们也不会就这么一走了之,我相信,等曾祖他老人家解决了王家之后,一定会亲自过来接我们回去!”

李圣代忍不住挑了挑眉,不知道上官紫衣这谜一般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难道她不知道,王家还有一位破碎虚空级别的老家伙在坐镇?

上官揽月再牛逼,也不过是一个神魂师而已,他一个人再加上一个残破的家族,能在上青天搞出多大的风雨来?

不过,看上官紫衣正在兴头上,李圣代也不好扫她的兴,只得依言接声:“师姐所言极是,上官揽月前辈英明神武,必然能在上青天大杀四方,把王家上下杀得屁滚尿流,溃不成军。”

“啪!”

上官紫衣一个巴掌拍在李圣代的脑门儿上,嗔怪道:“你这小机灵鬼,就是不老实,你当老娘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实话告诉你,老娘之所以这么自信,除了我曾祖确实很英明神武之外,还有一个人给了我更大的信心,只要她肯站出来讨伐王家,就算他们有破碎级的老祖,也一样得完蛋!”

李圣代一阵惊诧

,不由探声问道:“师姐说的,可是那个叫醉心的姑娘,她到底是什么来头?我看不管是王承意还是揽月前辈,似乎都对她多有忌惮,难道她背后的势力竟然比王家还要雄厚?”

听李圣代关起这个,上官紫衣也不由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讳莫如深道:“你要这么说其实也不算错,她确实很有些来头,不过具体是什么来历,我也不太好跟你深讲。”

“你只要记住,那个女人的背后有大能量,千万不能得罪。还有,她给你的那块玉牌你可千万要收好,将来有机会到了上青天,它将是你的护身符!”

四川治妇科炎症价格
广东早泄到那家医院好
济南盆腔炎治疗大概要多少钱
辽宁治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西安一般盆腔炎要多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