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钦州信息港 > 娱乐

强少城主 百九十四章 霹雳惊天起

发布时间:2020-01-02 03:11:18

强少城主 百九十四章 霹雳惊天起

紫阑神秀丹乃是圣级三品的疗伤丹药,一枚价值数万两黄金,只要伤者还没彻底断气,则至少有着三成以上的可能性能够将人救回来。

围观的百姓们自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刚才塞进男孩口中的丹药的价值之高,就算把这个镇子卖了都值不了那么多钱。他们只见施知义一颗药丸塞下去,已经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孙家独苗马上就有了转醒的迹象,纷纷惊叹不已。

人们正在议论间,却看到那个男孩眼皮动了动,随后竟然睁开了眼睛!

那孙家娘子见状,惊喜若狂的扑到了孩子身边,痛哭不已。只不过和刚才不同,这次她所流下的,是惊喜的泪水。

施知义见这个男孩睁开眼,知道他的命应该已经保住了,正准备悄悄离开,却见那孙家娘子突然转身,朝着他口呼恩人,连连磕起头来。施知义正手足无措间,孩子的父亲孙裁缝也从镇东头的家中闻讯赶到,夫妻二人拉住施知义不放,让他务必到家中一坐,以感谢他的恩德。

孙裁缝寻了辆板车,铺了厚厚的几层被褥,将孩子抱到车上,一家三口和施知义一同离开,围观的人群也纷纷散去。只有刚才施知义向他问话的那个农妇,还追着施知义后面,不停的问道:“这个小哥,你看着有些面生,不是镇上的人吧?家在哪里啊?今年多大了啊?娶媳妇了没有?”

……

……

京都,皇宫,承天殿。

今天是大朝会的日子,文武百官到的格外的齐,竟然无一缺席,就连久病在身数月不曾上朝的礼部尚书都拖着一副病体,颤颤巍巍的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朝会上,景昌帝将会宣布储君之位的人选,正是确定大晋朝皇位的继承人。这一天本应来的更早一些,但是三个月前京郊的一场大火让整个京都都陷入了一片灰霾之中,据说有钦天监的官员上奏,天昏地暗,朝纲易乱,不宜发布重大决定,因此这立储之日,又被硬生生的往后延了几个月。

和睿亲王等三位亲王并肩站在百官之首的大皇子郁仲诚,努力的想要表现出一幅荣辱不惊的样子,然而他的嘴角上不时浮起的微笑却出卖了他此时内心的激动。

从懂事之日起,他就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这一等,就是将近三十年。原本对他还有一丝威胁的二皇子郁仲敬作茧自缚,串通北宫世家向老三出手,然而却让老三逃出生天,反而将自己弄成了一介庶民。他这一去,这储君之位的归属,基本上已经再无悬念。

现在他虽然贵为皇子,但并不掌握任何实际的权力,所依靠的都是皇子本身的身份以及皇后达奚世家的力量。而成为储君之后,他就能够名正言顺的开始参与到朝政的方方面面,为将来的登基做好准备。

这一身份的变化,为他所带来的收益也将非常可观。手中的权力掌握的越多,财富积累的速度就越快,他个人的实力提升速度也将越快。在以武为尊的大晋朝,一个皇帝所受到的尊崇的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和他个人的实力呈现正相关的关系。

众多文武百官也都清楚的知道,今天对于大皇子郁仲诚的意义所在。上朝时百官所站的位置本是如棋盘般纵横分布,但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有意无意的朝着大皇子的方向微微侧身,从高处俯瞰下去,会发现他们竟然形成了一个以大皇子为中心的扇形!

相比于志得意满的大皇子郁仲诚,三皇子郁仲谦的存在显得有些格外落寞。他虽然也同样站在排,但在所有人的眼中,他就像隐身了一般,百官投来的目光都自动的将他忽略掉,而是直接射向了大皇子。

太监总管唱喏之后,景昌帝终于现身,坐到了他那张黄金所铸,极为宽敞的龙椅上。

“我大晋朝开朝已有六百余年,为了保证大晋万里江山后继有人,今天我将与诸位爱卿探讨下储君的人选。”

“大皇子郁仲诚,为皇后所生嫡长子,英武聪慧,朕心甚慰,可当得这储君之位的人选,诸爱卿可有异议?”

立储之事,虽是国事,但更是帝王家事,大晋朝六百多年来,文武百官在这件事上,几乎没有什么发言权,终的人选,都是皇帝所订,所谓的讨论,其实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

只待百官一句:“臣等无异议”,大皇子的储君之位就算正式坐实。

大皇子的双手,已经攥成了拳头,虽然他知道这一刻对他而言不过是早晚之事,但依然压抑不住自己紧张又激动的心情。

就在文武百官正准备张口答复时,却听到排中,一道清朗的声音传入耳中:“儿臣有异议!”

这一刻,百官几乎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但转头一看身边的同仁,也全都是一脸的呆滞和震惊,才反应过来刚才的这道声音并非幻听。

景昌帝却未产生这种错觉,他微微转头,看向刚刚发声的三皇子郁仲谦,沉声问道:“仲谦,你有何异议?”

“大哥文韬武略,仲谦向来敬服,不过储君之位,关系到大晋朝万代基业,仲谦虽较大哥年幼十余岁,但自认各方面也不曾落下,因此斗胆,恳请父皇也能够给仲谦一个机会,以甄选出更适合储君之位的人选!”

郁仲谦声音不大,但字字清晰,传入朝中百官耳中,顿时如同朝水缸中扔下了一块巨石。大皇子郁仲诚更是对他怒目而视,双眼之中,恨不得能够喷出火来将自己这个弟弟烧死。

“仲谦在朕心中,一直是个小孩子,不知不觉间,也已经二十岁了。我大晋朝立储,向来择贤而定,既然你对自己有信心,那么此事今天暂且搁置,我会对你二人进行综合评比之后,再重新确认这储君之位的人选。”

如果说郁仲谦刚才的话是朝水缸中扔了一块巨石,溅起了巨大的水花,那么景昌帝之言,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将整个水缸都击得粉碎!

北京市西城区展览路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医院预约挂号
东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江西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玉林牛皮癣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