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钦州信息港 > 娱乐

飞升之后 第三百四十章施手段,镇服破魔

发布时间:2020-01-06 20:00:48

飞升之后 第三百四十章施手段,镇服破魔

剑阁斜斜的阴影中,便本准备逃逸到山后的破魔身躯一僵,慢慢的转过身来。精挑细选是我们的追求,只挑选大家喜欢的,热门的书为大家呈现,敬请持续关注,不要忘了收藏本站.quanben.

风云无忌站立巨大太古魔猿的头上,大袖一挥,四周的黄金甲士一躬身,随后悄无声息的退去,继续履行着各自的职责。

“主人……,”破魔一脸讪讪然,不期期艾艾的走了过来。

风云无忌一脸漠然,自高而下俯视着破魔,冷声道:“破魔,莫非你看我内力尽失,以为我不足为惧,便想趁机开溜吗?”娱乐秀

“不,不是的……主人,”破魔争辨道,一脸焦急,额上已是冷汗涔涔。

事实上,破魔原本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但他自然是不会承认的。风云无忌内力尽失,居然还能降服这头矿世大魔物,这大大出乎破魔的预料,原本准备脚底抹油的大计,自然化为泡影。

“我说过,不要试图背叛我,即便我内力尽失……”风云无忌不为所动道。

破魔低垂着头,长下的一双眼眸却是凶光闪动,但内心中却又一阵犹疑,风云无忌那夜在剑阁悬顶上睡了一宿,破魔便于山脚的剑阁阴影中,抬头悬顶观望了一夜。

风云无忌武功尽失——这个观测而来的结论自是大大出乎破魔的预料,尽管不知道详细情况,但肯定与战帝脱不了关系。娱乐秀

破魔地秉性哪里是那等能新轻屈居人下的角色。若非有所图,哪里会甘心如此。

趁其病要其命,这种想法未尝没有,但刚刚那刹,风云无忌体外那一圈银色光罩,破魔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什么东西,破魔可是一眼就看破了。整颗心顿时瓦凉,瓦凉的……都他妈内力尽失了,居然还这么历害!

本想趁机溜走,但还是被风云无忌看到了,而且一语道破他的心机,在剑域一众高手的盯视下。破魔哪里还敢动这个心机,只是慢慢的走了进来。

“主人……你误会了,我没想过要走,真的……”破魔连忙辨解道。

风云无忌哼一声,身下的魔猿竟是似乎了解到主人对身下这小蚂蚁地不满一般,猛的张开血盆大口,俯下身,对着远处的破魔就是一声咆哮!

吼!

一股强烈的罡风从太古魔猿巨大的,流淌着涎水的血口中喷出,一时飞沙走石。大片地地面被整个的掀起,破魔更是惨叫一声。当场就被那股罡风轰重,内腑半碎。身体便如一个破娃娃般被风沙卷起,在空中连连翻转,一身青袍被那罡风一吹,整个像被无数利刃轮过,变得破破烂烂。

碰!

也亏得破魔还是有些本事,如今也达到了神级初级,这才在数百丈外,趁风势势弱。稳住了身下,四膝跪地。头猛的仰起,张口便是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原本苍白的脸孔底下,飞快的涌出一阵潮红。

嗷嗷!!!

太古魔猿兴奋的嗷叫着,挥舞着两只毛茸茸的手臂重重的擂着毛鼓鼓的胸膛,出一阵阵空响,两只巨大地眼珠更是向上翻起,似乎努力看向头顶的风云无忌,似是极力地讨好头顶的那位。

风云无忌摸了摸太古魔猿那巨大地头颅,轻声道:“放我下去。”

太古魔猿重重的往前走了几步,惊起漫天沙石,然后低下头来,风云无忌便缓缓自太古魔猿头顶走下,慢慢的走到四肢撑地的破魔身前,衣袖一甩,于破魔身前,傲然而立,其神色淡然而平静,自有一种令人慑服的威慑力。

太古魔猿的阴影将地面的两人掩盖,破魔跪伏于地,感受到风云无忌近在咫尺的气息,却是心中杀机暴起。

若要一洗所受耻辱,眼下正是地时机,破魔心中一时百念纷杂:“到底动手还是不动手呢?……要动手,眼下就是的时机,过了这一荏,以后恐怕再也找不到这种机会了……但是……”

破魔想起在太玄领域之时,风云无忌看似毫无防备,茫茫然走进了自已地圈套,但是事实上,他一直都在等自已动手,就之前的情况来说,风云无忌的表演实在是太逼真的,就算是破魔也没有看出他还留了一手。

“风云无忌这小子,城府极深,他眼下内力尽失,但难保他不是装的……尽管太古好像还没听说有谁有这等能耐,能装出内力尽失……”破魔头颅微微向上抬起一点:“说不定,他一直在找一个借口除掉我,眼下,真等着我出手……”

破魔一动不动的跪伏于地,那头垂下的长,完全将他的脸孔遮去,让人无法瞧见他脸上的神色变化。

风云无忌与破魔的关系,很多人都不了解,独孤只是站立虚空之中,疑惑的看着风云无忌与破魔,在他看来,只要出现在剑域的,便是朋友,风云无忌这般行为,却是教他极为不解,但独孤也不是个好奇的人,在他想来,风云无忌这般做,自有其道理,也就不干涉了。

原本欲离去的太玄在看到风云无忌的突然举动之后,马上停了下来,并踏空而下,向风云无忌走去。

别人不知道破魔与风云无忌之间的关系,太玄还能不知道吗?以太玄混迹太古数千万载的岁月,与破魔此等人打的交道更是无数,对他们心中那点心思,怎么会不了解,本来,依他的意思,是直接干掉破魔的,但这小子主动投靠了风云无忌,同在一人名下为仆,这些便由不得他了,不过,如今……

玄注意到风云无忌负于身后正对着自已的右手掌微微,太玄一怔,脚下便不由停了下来,依旧任由风云无忌与破魔相对。

“怎么,破魔,还没有下定决心吗?”风云无忌俯视着跪在地上的破魔,说道,破魔根本无法从他有语气中听出风云无忌内心的任何情绪波动,越是如此,破魔便越是拿不定注意,心中越是寒。

“哼,还在犹豫什么,我内力已失,这点还要证明吗?”风云无忌冷声讥讽道,脚下一动,一块石子弹出,向高空而去,正好敲中一柄在空中巡逻的剑阁弟子的剑柄,一声铿锵的声音传来,长空之中,一道耀目的光芒落下,那原本**剑鞘中的长剑,竟是被风云无忌借巧劲弹了出来……

呛!

那柄长剑笔直的从空中划落,下方,正对着风云无忌,四方传来一阵惊呼。

风云无忌巍然不动,头都未抬,只是身子稍微动了一下,那柄长剑便擦着风云无忌的脸庞落下……

嗤!

一阵异响传来,那柄锋利的长剑将风云无忌白色的靴子划化,擦入泥土之中,剑柄向着天空,摇颤不已,出一阵嗡嗡的声响。而原本跪伏于地的破魔却是蓦然瞳孔一缩,从他的方向看去,风云无忌那剌破一层皮的白色靴子裂缝出,一缕淡淡地血迹流了出来。

破魔青筋暴起。心中的杀机更是浓烈的无以复加,风云无忌即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了,破魔还不知道他看破了自已的心思,那便是傻,索性不再掩饰杀意,便那么*裸的释放出杀气。

就在破魔心中血气翻涌之时,风云无忌冷漠的声音如一根琴弦般,直接剌入耳孔之中:“动手吧。这是你的机会!”

听到风云无忌的声音,破魔反倒突然之间冷静了下来。

头猛然一沉,几乎贴到了地面:“主人,我错了……”

身后,原本全身凝聚真气,随时准备出手地太玄终于松了口气。握紧的拳头也松了开来。

风云无忌冷冷的盯着垂头丧气的破魔,一道轻风掀起一层黄沙,从两人中间飘过,黄沙中,一颗斗大的汗珠落下,渗入地面。

“想好了吗?”一缕胜利的微笑突然浮现在风云无忌嘴角:“这次不出手,你将再也没有机会出手了……”

说罢,风云无忌踏着黄沙,头也不回地向剑阁走去,风沙中。传来飘渺的声音:“破魔,从今天起。你便跟随太玄,他便是你的直属上司。一切命令,你都得听他的……你自已好自为之……”

脚步声渐去渐远,直到听不到了,破魔才慢慢站起身来,心有余悸的擦了一下额头,手心,全是汗。

“这个混帐……他根本就是在诱导我……”破魔以自已才能听到的声音呓语道,目光掠过右手掌。五根手指以常人难察的频率急振动着,破魔不禁生出在鬼门关前走过一趟的感觉。

哒!哒!哒!

一阵清晰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在身前停下,一个阴冷的声音传入耳中:“破魔,以后,你就是我地属下,我的仆人,我地狗,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和做什么,明白吗?”

破魔抬起头来,太玄那张狰狞的脸映入瞳孔之中。

破魔握紧了拳头,浑身真气鼓荡,太玄这句话,直气得他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刚欲动手,耳中便听到了一阵宏亮地咆哮声。

不远处,那头绝世凶兽仰天长吼,两只百丈长的手臂使劲擂着铁一般的胸膛,因为正对着天空,旁边的人到是受的波及不大,但即便如此,整个剑域还是掀起了一阵狂风。

碰!

冷不防眼中一道阴影迅扩大,破魔还没反应过来,一人大大的拳头便重重的砸在他脸上,猝不及防之下,那股大力将他整个掀起,然后砸到地上。

太玄冷笑一声,直接一脚踏在破魔的脸上,用力扭了扭,狞笑道:“破魔,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你还真当这是在我地领域里,你以为我还是那副骨架子吗?”

“哼,老子那时实力不足正常的百分之下,如今得了九命战甲,功力尽复,老子要踏死你,根本不废什么力气,嘿嘿,让你在我领域里白白活了几百万年,你莫非还真忘了老子当年地名号是怎么闯出来的?”

破魔挣扎了几下,但每增加一份力量,太玄便也相应的加上一份力量,以他的境界,哪里又是太玄的对手。

被太玄这么一说,破魔却是心中一片冰冷……在太玄领域中呆久了,破魔却是差不多忘了他当年闯出名号的手段……狠辣,歹毒,斩尽杀绝,寸草不留。

以他的性格,原本应当惹下不少仇人才是,但现状是,太玄现存的仇人,几乎没有,究其原因,便是太玄向来不留活口,绝不会留下什么仇恨的种子,让他芽,端的是一个行事狠辣的主。

“起来吧,以后,老实点,就你那点能力,居然还敢生反叛之心……真不明白主公是怎么样的,要是我,早就一刀斩了你!”太玄冷冷道,随后大袍一展,径直如大鸟一般,飞上剑阁。

“在这里呆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要乱动……否则的话,你应该知道我的行事风格。”(全本..)

吉林.为您提供飞升之后无弹窗广告免费全文阅读,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

汉中市铁路中心医院
富阳市中医骨伤医院怎么样
长治治牛皮癣医院
山东治牛皮癣医院
新疆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