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钦州信息港 > 军事

异界娇宠 第五章 异变

发布时间:2019-10-17 19:54:58

异界娇宠 第五章 异变

血染白袍。

眼前一张张熟悉脸孔,拼尽生命的力量护着安才展;终抵不过死神,一具具身体轰然倒下,临终前,深深地望着神圣之城的方向。

安才展静静站在场中,脸上染了血,心中有什么正轰然坍塌。他充满恨意的看着一步步远去的妖修鹤。安才展露出凄凉笑容,冷眼看着周围向他刺来的匕首,“妖修鹤,我若活着,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风声呜咽作响。

这一夜,血流成河。

天色微霁,中原王妖修灯亲自赶来。看到从墓禁地出来的只有浑身是血的妖修鹤,还有他肩上扛着的陌生少女。惊愕在眼中一闪消失,他淡淡道:“发生什么事了?”

妖修鹤随手抛下舒晓恩,回头看了眼出口,漫不经心道:“秘密让那些人撞见了。”

“她又是什么人?”妖修灯蹙眉。

妖修鹤抬手擦掉脸上血污,呸了口唾沫,犀利眼风一扫,看了眼舒晓恩,“不知道是谁。只是里面那些诡异黑雾,居然不敢靠近她。”

妖修灯闻言,多看了眼舒晓恩。

“秦林寒被黑雾控制,得尽快派人处理掉,否则,怕是皇族的人被会惊动来……”妖修鹤一顿,想起那些事来,面色忽然煞白,“我们一行人,在里面见到全知神了!”

“全知神?!”

“是。”妖修鹤看向隐隐有醒来征兆的舒晓恩,露出疑惑,“……全知神让我们带她平安出来。”

妖修灯神色凝重。

这事要是真的,那么贸然解决掉这个女孩,恐怕将迎来未知的麻烦;若是不处置,在墓禁地见到全知神的消息一经散播,恐怕不过几日,将会给他们引来大麻烦!

到那时,墓禁地内的秘密曝光……

“这个人好像是叫工寻欢。”见大哥露出罕见的为难神色,妖修鹤随口补充道。

“工寻欢

?”妖修灯一愣,似乎在哪听过?目光落到少女面上,所有相关人的记忆在他脑海中飞快流过一遍,“有说她来自何处吗?”

“海药城。”

妖修灯颔首,“看来她是工解二女儿了。”

工解是中原城六部长老之一,为人精明,做事也有手段。他倒是很器重此人。

有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一名守在远处,妖修灯的亲信随从跑了过来,单膝跪地,捧着一封密信,“王,墓主,皇族派人前来墓禁地,眼下在北楼候着。”

妖修鹤惊了一身冷汗。

今晚事情,怎么会……

这还不到一柱香就传到皇族了?

妖修灯神色平常,接过密信拆开,看了许久,才沉声道:“明鹤,你带人把那个东西关到其他地方去。”负手身后,幽幽叹息,一瞬间似苍老了近十岁,“占卜城察觉到墓禁地有异样,向上禀报。皇上从那九部族中,各抽调出五名精英来墓禁地查看。”

“占卜城那些暗桩不知道么?”

“恐怕没这么简单。”妖修灯看了眼舒晓恩,一条计策闪过,他附耳低声道:“把那东西毁了……”低低的嘱咐其余一些细节。

越听,妖修鹤眼中的惧意越深。

天逐渐亮起,这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舒晓恩没有太深的印象,她只记得白历修从眼前消失后,她又陷入恍恍惚惚中,后来被谁一掌劈晕了。

眼前的视线,一点点清晰。

原来是谁正扛着她,往前走去。坚硬的铠甲,沾了几处血污,她抬手,想说些什么,眼角余光突然看到一地的尸体,致命伤口血迹早已凝结。

其中有几名白袍者遗体,诡异的统一,或僵硬头朝着,或手伸出抓着,或死不瞑目望着。他们所朝的方向,是左手边一片无名墓碑。

舒晓恩无法得知,他们内心深处那股强烈的不舍与憎恨!

有人将她粗鲁丢到地上。

察觉到她醒来,那人愣了愣,用脚踢了她一脚,声音不耐烦呵斥道:“要是敢跑,当心我砍了你小手小脚,当烧火棍用!”

舒晓恩没有动,静静地看着他。

妖修鹤不解气,又重重补上一脚。

从昨夜起,这人就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鬼样。要不是眼下没时间,他真想拿匕首砍了了她的十根手指,看看她会不会说人话。

忽然,有一股血腥气被风吹来。

酷爱用各种刑具折磨人的妖修鹤,自幼对血比常人嗅觉敏感数倍。此刻,妖修鹤脸色变得很难看,因为这股血腥气不同于寻常!

他下意识冲过去,拉开那间用来囚禁的破旧房屋。门一下推开,里面的场景,可怕的妖修鹤毕生都难以忘记!暗道的机关被人打开,阴暗密室之中,被铁链禁锢的怪物腐烂了,怪物胸口还莫名破了一处拳头大小的破洞。

在这之前,这尸鬼是活的。

而且,这尸鬼不吃不喝,能长生不死!只不过瘦了些,皮包骨。

可眼下,尸鬼居然死了?!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由脚底凉至头顶。身后似乎有人把手碰到门上。妖修鹤想起这地方还有个半死不活的女孩,怒意胆边生,随手捡起一把匕首,朝声源处看去,“看来不砍你手脚……”

话到嘴边噎住了。

妖修鹤看到了,原本应该死去的安才展,此时手指一下又一下轻轻扣着木门,年轻的容颜沾满了血污;更可怕的是,他胸口白袍留了尸鬼齿痕,是深深咬进肉里的!

他们也曾试验过。

可是那些被尸鬼咬过的人除了血液大量流失,根本没有发生异变。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都没办法获得尸鬼长生不死,容颜不老的秘密所在。

甚至有一回,他割了尸鬼的肉给几十个活人服用,结果那批人无一例外染上了怪病,长的活到一年零三天,浑身长满尸斑,痛苦而死。

眼前这人除了一种异于常人的苍白,并无其他异样。妖修鹤背脊衣裳湿透了,紧紧握着利刃,声音打颤,“你居然变成尸鬼了?!”

安才展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苍白的毫无血色。饿了的时候,经脉成状浮现在皮表,隐隐呈妖艳的紫色。安才展舔了舔上嘴唇,抬头,冲妖修鹤温和一笑。

牛皮癣长春哪家治的好
广州治疗妇科病的价格
山东盆腔炎治疗费用
江苏治性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湖北中心医院的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