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钦州信息港 > 军事

菊韵阵雨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9-12-04 16:21:53

雨卯着劲地下,洞口外仿佛遮上一面巨大的雨幔,让风忽尔向左撕开一道口子,忽尔朝右撕开一道口子,就甩进些凉丝丝的水滴,洞穹也开始沿着石壁往下淌水,这洞本不深。

女人缓过神儿来,深吸了一口冷气。各走各的道儿,刚才倒是接他那一句话作什么。她下意识瞥一眼身边那男人,见那男人正慌慌地把目光从她脸上或者胸前拿开去看雨,女人就越发地慌,他拿眼光偷看我呢,而且那么贼头贼脑的。

女人薄薄的衣衫早被雨点子戳透,隐约地瞧得见胸前的肉色,尤其那奶尖尖,跟光着没什么二样。女人羞,又没法子遮掩,心想,不应当进这洞里来。可刚才跟那陌路汉子朝这山涧走,刚搭上没两句话儿,雨就翻了盆似地倒将下来,是她立刻想到了这洞,并且告诉那汉子洞里可以避一会儿。如今好,大雨中前不归村后不傍户,一男一女难民似地挤在这洞里,没比这更别扭的。

要是这阵子再有一个熟人,让雨撵到这洞里就好了。女人想,那样她的安全感就有了。

不妥不妥。女人更慌乱地想,倘若真闯来一个熟人,见她跟一个男人挤在这儿,究竟是让雨撵的还是约好了来做什么,她恐怕满身长舌头也说不清楚的。

倒是接那话茬儿作什么。倒是遇见这男人做什么。女人一边心里怨恨自己,也怨恨身边这男人,你闲了在家呆会儿多好,没钱到外面凑哪门子热闹。后来又开始原谅自己,开始同情起身边这素不相识的男人来了。

是哩。真的哪个都不怨。她去沟外卖蘑菇,汉子是离她家还要翻过一道岭的梨树沟子人,还不晓得他去干什么呢,这山涧又不是她家土改分的,能不让人家走么?她走在前,汉子随后追了上来,吓她一跳,结果啥事没有,能不问上一句:“去沟外来?”就这一句。偏偏天下了雨,山里那种急阵雨,不能干淋着是吧。你往洞里跑,怎就不能招呼一声那汉子?洞又不是你自个儿的。

女人原谅了自己,卖蘑菇的钱装在裤兜里潮乎乎地贴在腿上,麻痒痒的,难受,又很好受。身边这个汉子不会抢她的钱吧?

汉子自从把目光从女人胸前挪开,就一直目不转睛地看洞口的雨,看得无比专注,却又似啥也没看见。刚才他痴痴地盯了女人胸前看,没什么邪念的;可跟女人目光相撞的一瞬间,他却以为自己根本不存在的好多邪恶的念头全被女人看了个透彻,于是,现在他脊后犹如沾满了麦芒,这也刺挠那也刺挠,没一处自在的地方。

沾了几次潲进来的雨滴,男人全湿了,他在外边,又需跟女的保持一段距离,洞本来极浅,不湿他湿哪个?但他竭力撑着,以免在女人面前打哆嗦,他好歹是个大男人呐。

急雨不久,这是老话。谁晓得这阵雨却偏偏不肯停下来。洞穹的渗水淌成了溜子,直往俩避雨人脊背上灌,沿衬衫淌到裤带处受阻,又横着洇湿她的皮肉。女人想,真是倒霉透了,这比换个场合让身边这汉子祸害一通还难受。这想法一闪,女人竟臊红了脸,急在心里呸自己,三十大多老娘们儿啦,怎这般没羞没臊的,胡寻思个啥呀,这能是随便让人祸害的吗?不,杀了也不。

无论怎样想,这一男一女也只好相傍着挤在小山洞里避雨,总不能猛地有一个冲进雨中去吧,那成什么啦?其实前胸后背已湿得差不离了,不知什么时候,俩人各一半肩膀似乎依到了一块儿,像是刚靠上的,又像是靠上了许久许久了,然而哪个也没主动移开一点点缝隙,哪个也没胆量再靠近哪怕是丁点儿丁点儿。

女人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栗,心更慌得不行。她在想,别出什么事儿吧,老天爷,千万别。

男人觉出女人的异样,忽然一拍大腿;“瞅我这鸟脑袋,大嫂,我筐子里这只麻袋,你披上不能暖和一些吗,管它干净埋汰,左右你这身衣裳到家就得脱下来洗。一样的气温,女人不抗冻呢。”汉子说着,虾腰从他那只筐里拽出一只麻袋,底朝上,这边角往那边角里一捅,就做成件麻袋斗篷,给女人披上,“大嫂,暖和着呢。”

重物往后背一披,女人立时就觉出温暖,她没用推托,却嗔了汉子一句:“你多大了,叫俺大嫂,俺才 1岁,属猪的。”话一出唇,女人就发觉失误了,赶紧将话头咬住。真是,告诉他多大啦属什么的做甚,一个麻袋值得这样,要是100块钱,你还能跟他钻苞米地?

汉子没注意女人的尴尬,只认为到底是很男人了这么一下子,顺着她的话头也续了句:“噢哟,你都 1岁了?我当不过25岁呢。”话一出口,马上感到这是何苦,太虚头巴脑了,不过25岁你怎好称人家大嫂?怎么想都不是,便搭讪道:“那就叫你妹子吧,我 5岁,属羊的。属羊的命苦是吧?我长得很老相是吧?”

女人点点头,又慌忙摇头:“不,你不老相,乍看也就 0上下,俺家那个也 5,当老师,长得比你老。”

接下来就又是沉默。女人恨自己,今儿这是怎么啦,不说话还能当哑巴卖了你不成?她认定自己没救了,一张口就是失误,咋把啥啥都一憋气告诉对方了呢,他是你的个甚!

沉默。女人看雨,汉子也看雨,这山里阵雨,它怎么干下不歇了呀,天都这时候啦。

突然女人尖叫一声:“长虫!”两手抓牢汉子的一只手臂,脑袋往汉子身上扎,又发现自己不该这样,拿开脑袋,松开手,两眼依然惊恐地盯着雨中的几棵柞树。

女人本就胆小,尤其怕蛇,而在今天这个陌生男人跟前,更格外乐意装出胆小的样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事后她想破脑袋,也没琢磨出原因来。

顺着女人的视线,汉子也看到了两条大蛇,两条蛇缠悬在相邻的两棵柞树上,宛如树间吊着一根扭了劲儿的黑色藤箩。男人一看,明白了,这两条蛇是在交配。在这种场合下,它们竟做这种事,汉子除了英雄气概,还另有一股无名火儿,顾不得雨啦,探身到洞外掀起一块大石头,背对着女人道:“别怕,有我呢。我让它们断成四截。”说着,退回洞中,大石头已举起。

“别。”女人也明白了两条蛇在做什么,一伸手,拦住男人,“大哥,别打它们了。”她此时心中似有万般柔情,都包含在对那两条蛇的祝愿中了。

“为什么?”汉子更想男人一回,女人却不让他动手。他是不可以违背这女人的意志的,只好先放下石头,傻愣愣地盯住女人那刚刚由白变红的姣好的脸。

“它们……”话说出一半,女人脖梗都红了,今儿真正是邪了门啦,张嘴就出漏洞,她怎么可以说破呢,面对一个陌生男人——熟悉的也不能——但女人还是十分机智的:“它们是益虫,吃老鼠,有利于维持生态平衡。”

“哎哟,”男人扔掉石头,称赞道,“大……妹子还挺有环保意识呢。”

女人没话。她想回一句,“老师的媳妇嘛”。但她觉得今天少说点儿吧。其实老师有什么了不起,在学生面前装得圣人似地,回家关上门,咳……女人既羞赧又温暖。身边这个男人也不坏嘛,人家还知道女人不抗冻,而她的老师男人,就没发现过这个道理。

眼前白光一闪,有道雪亮的日光撕破云层,雨稀稀落落地甩了几滴,说停就停了。“这么快?”女人心想,刚才为这讨厌的雨,她做了多少种不祥的预测,而一样也没应验,这雨就停了。女人把麻袋还给汉子时,心里有些怪这雨,怎么人一点防备没有,它突然就停了呢?

那条平时充作路的山涧,如今已成了小河。女人就狠劲地绾她的裤腿。她的裤子压根没有干的地方,她还是绾。女人浑圆而修长的小腿如同两支玉雕作品,女人就夸张地淌着水走,汉子嘱咐她当心,她只作没听见。

山洞里什么也没发生。男人甚至没主动问她一句话,女人十分恼火,走在前头,她想,后悔去吧,你。

快到小山村头,女人遥遥地望见自己的教师丈夫,腋下夹着把雨伞,接她来了,山涧里水已很小,完全可以踩着石头走干处,而女人不管这些,哪里水多往哪里踏。

“这时候送的啥伞?”女人此时见教师丈夫有很多不顺眼,又一转念,他不比农民,上课是不管刮风下雨的,此时接她,是已经放学,火不起来。何况还当着一个陌生的、让她生出过许多胡思乱想、跟她挨过肩膀在一起避雨的男人的面,她怎好使出一副泼妇嘴脸?就笑了,指指身后:“梨树沟的。”

教师跟那汉子握手,汉子十分讨好地叫了声:“老师。”女人又有些高兴,这个汉子还得恭敬着她的丈夫哩。老师就是老师嘛。

于是,让那汉子:“大哥,吃了饭走?”

“不啦。”

汉子大步朝前走去,头也没回。

等他拐过前边那弯,一定得回头。女人想。

他没回头,说明他不敢回头,心里有那个了。女人又想。

回到家,女人把湿钱掏出来,放到刷着磁漆的纤维板炕面上,又掏出一点小食品给扑上来亲热的女儿,然后就换衣服。边换衣服边回忆洞里避雨的事儿,你说他当时若是拿话撩我可怎么办?他若是要动硬动粗可怎么办?女人这样一想,对那半陌生的男人便无端添出几许感激几许怨恨来,那么,汉子怎样做她才满意,女人自己要命也答不上。

可是,连他具体是梨树沟子哪个社的也不知道,连他姓什么也忘了问,避那么长的雨,都干什么啦?女人恨恨道,啥也没干。

那汉子会不会再打这儿过?女人想,再遇上,请他家里吃口饭又能怎的,到底认识了一回呀。

“这雨……”女人忍不住小声叨咕出声来。

“雨?”教师丈夫在灶间忙活做饭,听到她自言自语,就开门进来,诧异地问:“哪有雨?不是早停了吗?”

“阵雨。说来就来,猛一阵就过去。多少年哪回不是这样。”女人回答得懒洋洋,又有些不耐烦。

共 51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内容其实很简单,为躲避阵雨,一对互不相识的男女在山洞中邂逅。小说细致的描述了这对男女在山洞中别扭的尴尬心情和情景,着义设计了几个场景,陌生男人虾腰从他那只筐里拽出一只麻袋,给女人披上御寒,女人的想法,身边这个男人也不坏嘛,还知道女人不抗冻,而她的老师男人,就没发现过这个道理。雨中洞外两条蛇缠悬交配在相邻的两棵柞树上,男女主人公的语言行动心理和细节描写得细腻。女人惴惴不安的心理过程,那起起伏伏,且略显可笑的想象,还有防备男人的冲突,不知所以然的举措,作者都拿捏的老道自如。小说结尾给人们留下了思索和想象的空间。雨过天晴,女人的丈夫来接,各自话别,但在女人的心中却留下了一串串涟漪。小说在心理描写、内心独白、动作暗示、景物烘托等方面,都展示了作者驾驭文字的深厚功底。推荐欣赏。【编辑 钟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71817】

1 楼 文友: 2014-07-18 17:05:05 为躲避阵雨,一对互不相识的男女在山洞中邂逅。这样一个简单的素材,作者却能写得风生水起,赞一个!问候朋友!

2 楼 文友: 2014-07-18 21:12:25 看似一场普通的雨,在老师笔下竞差点产生出火花来,农村小媳妇和一个男人的故事,人物心理描写非常到位,真是行家理手,拍手称赞。 土著不土

 楼 文友: 2014-07-21 14:59:17 有意思,佩服作者的生花妙笔!问候!

4 楼 文友: 2014-07-21 16: 8:5 女人细腻的心事,瞬间已经转了很多回,写的真好!

5 楼 文友: 2014-07-21 19: 1:15 人性的善恶,操守,本真。在阵雨中淋漓尽显! 中学一级教师

6 楼 文友: 2014-07-24 20:5 : 7 故事发生地点时间和人物身份安排合理,性格鲜明,节奏精巧,运笔自然老到。学习了~

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
黄浦医院陈前
珠海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甘肃有癫痫病专科医院吗
兰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