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钦州信息港 > 教育

寂静王冠 第二百零一章 公平公正和公开

发布时间:2020-01-18 11:14:31

寂静王冠 第二百零一章 公平公正和公开

同一时间,休息室,大门紧闭。@樂@文@小@说

几个领队坐在椅子上,面面相觑,神情阴沉又难看。

“现在究竟要怎么办?”格伦率先开口:“这么多年的同学了,大家都熟门熟路了,都别装蒜。

我们分院上面已经下了死命令了,不能让乐史系留到下一轮去。难道你们头上就没有点压力?”

一言既出,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无奈起来。你有压力,我有压力,大家都压力。

还能怎么办?硬办呗?

实在没办法,让乐史系留到现在,已经是预料之外了。谁能想到那个公认的菜鸡队能够连续两轮轮空,一直留到现在已经校委会容忍的极限了。

光是四大分院就绝不可能忍受一个名不见经传、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废除边缘的系和自己并驾齐驱,甚至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否则以后出门走路都是笑柄:你看,他就是那个谁谁谁,听说在自己学校里的毕业试炼上被一支队伍打得不要不要的……

想到这个场景,在座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有些脸疼。

“就算再有决心,打不倒也没有办法啊。”有人叹了口气,“不是我们不努力,是乐史系太过狡猾。”

“事到如今,学生会难道就拿不出个章程来?”

格伦看向了代替班纳出席的卡伦,他是学生会长盖文的心腹,虽然现在盖文已经基本卸任了,但对学生会的影响力依旧强大。

更何况下一轮会长还没有选出来呢,基本上学生会的任何事情,依旧是以盖文的意志为主。

从某个角度来说,乐史系能够留到现在,学生会简直功不可没。和其他学校徒有其表的学生会不同。在皇家音乐学院,学生会可是学校管理层的一部分,甚至部分权限要比一些老师还要大。

包括现在。假如学生会愿意的话,甚至直接可以影响比赛的安排。办法不要太多。可自始至终,学生会都一直沉默,低调,像是透明人一样。

连校规执行处的那群不招人喜欢的家伙都比他们有存在感。这就令其他的首席怀疑起来:盖文,他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

对此,卡伦明显早就一清二楚,他沉默了片刻,低声说:

“各位不必有压力。由他们去就好。就算是乱来,他们也不会乱来太久。”

“这是盖文的原话?”

“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卡伦说,“会长对于乐史系已经有了安排。”

瞬息间,格伦他们的眼神恍然,互相交换视线时,神情就变得有些复杂。

盖文那个家伙,费尽心思的安排,就是想要把乐史系送进自己弟弟手里?

看来他铁了心要让班纳做自己的接班人了。不但派了自己对得力的手下去给班纳打下手,而且还费劲心思开后门。

到时候,等班纳攒够了资历。顺理成章的成为学生会主席之后,地位自然就稳如泰山。

“真是好哥哥啊。”

另一个脾气不好的领队冷哼,率先离开了休息室。“皇家音乐学院,可不是他们兄弟两个的后花园!”

等到所有人离开之后,空空荡荡的休息是里,卡伦脸上的微笑渐渐消散了,神情也变得茫然起来。

会长,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就连他也不想不明白啊。

“哥哥是打算把乐史系交给我对付么?”

抽签的台下,班纳看着卡伦,又远远地看了那个打着呼噜睡大觉的家伙,神情变化。从一开始的厌恶,渐渐地变成地冷淡起来。

那是已经完全不将他放在心里的冷漠。只是单纯的俯瞰而已。

“他为什么不亲自来跟我说?”

卡伦愣了一下,挤出笑容:“可能会长对你有更重要的期待吧。”

“是么?”班纳扫了他一眼。淡淡地说,“也好,反正那群废物只能凑数,不能抱有太大的期待,我亲自去教教他什么叫天高地厚好了。”

可在旁边,卡伦却看到班纳碧绿眼眸一闪而逝的阴戾,心中忍不住一叹:

明明是兄弟啊,可是为何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呢?

“你在看什么?”

班纳像是感应到了他的视线,猛然回头。卡伦一愣,用力摇头:“什么都没有。”

“那就走吧,既然已经安排好了,就不要拖太久。”

班纳率先踏上了高台,卡伦跟在身后,却看到在他袖口之下,拳头握紧,发白的骨节凸起。

像是幻觉一样,他听到了班纳的轻声冷笑,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班纳的眼神冰冷。

这一次,他不会让那个篡夺了自己名誉的东方贱种嚣张太久。

-

“都到齐了么?”

连续被折腾了两天之后,西德尼的神情似乎已经变得麻木了,他看着再做的所有人,还有那一条高高在上、倨傲的让人牙痒痒的狗,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

“那就抽签吧。”

这是进入半决赛之前的一轮了,但愿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

“等等。”

有不爽的学生看向老费,“一连好几次了,乐史系都派一条狗出来抽签,是对学校的安排有什么不满么?还是看不起其他的学生?

我觉得乐史系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否则我拒绝继续被这么侮辱……”

“你不爽可以走啊。”

那条狗忽然发出了懒洋洋的声音,所有人都一愣,面面相觑:这特么怎么回事儿?狗说话了?听起来还像是个小女孩儿?

很快,他们就发现,那是狗项圈上的音符,白汐在看台上摇摇地控制着项圈,讲话风格一如既往地带着刺儿。

“你什么意思?”

学生的脸变色了,“想要挑衅么?”

“我只是不喜欢有人大庭广众的不要乱扣帽子。”白汐嗤了一声。“学校认可的,校长认可的,你不认可?你这么厉害?那干嘛不把我们踢出去算了?”

老费也异常配合。不屑地看着他,令嘲讽效果倍增。简直效果拔群!

肉眼可见的,学生地呼吸越来越粗重,双眼几乎喷出火来。

“够了!”

西德尼冷哼,用力地拍着桌子,阴沉地扫了在场众人一眼,看向了老费:

“这一次校委会本着公平公正的态度,监督本次抽签过程,希望诸位不要再抱有蒙混过关的心态。全力以赴地去进行比赛。”

‘全力以赴’那四个字儿他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是个人都能看出他究竟有多不爽。

在前两次,抽签都是一个人将手直接塞进箱子里摸一个号码出来。只不过,这一次,变化、召唤、启示三大分院的执教人齐聚。

三个人,六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每一只伸进箱子里的手,叶戈尔的眼中甚至亮起了蒙蒙微光,直接通过变化公式透视了箱子,全程察看着整个过程。

被这么大阵仗给围观,所有抽签的学生都忍不住有些胆战心惊。这架势是一旦逮住有什么不对。就要将自己碎尸万段的节奏啊。

要不要这么夸张?

就是踢个足球而已,又不是下议院的国事表决投票,一定要有六名乐师在场。隔绝所有以太影响,以示公正……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所有领队挨个上前抽签,每一次抽签时都要被三个执教人全身扫一遍,就连肚子上的赘肉都不放过。

直到,轮到了老费。

在三道锐利的视线之下,老费理所当然,视若无物地走上前来。像是感应到他们的审视,不屑地从鼻孔里喷了个‘嗤’字出来。抬手将空空荡荡的箱子掀翻,刁起了一块牌子。转身走了。

连正眼都没有看过他们三个。

叶戈尔和英格玛的神情都难看起来。

可见惯了动物的路德维希不放在心上,反而跟在后面。小有兴趣地打量起老费来,口中低估着一些召唤派系的术语,像是在分析着老费身上的兽性和体格。越看越喜欢,忍不住伸手去摸。

老费回头看了他一眼,咧开了大嘴,露出两排小尖牙,意思是:你小样的试试看?

路德维希顿时收回手掌,察觉到同僚看过来的眼神,忍不住尴尬一笑,“我就看这狗挺奇怪的,脾气真大。”

“咳咳。”

西德尼咳嗽了两声,示意路德维希注意仪态,然后板起了面孔:“抽签结束,各位根据赛程安排表,自行查看吧。有什么问题的话,现在提出。结束之再有任何疑问,就不能再纠缠不休了。”

他低头,又咳嗽了两声,隐藏起自己嘴角冷笑的神情。

疑问?还能有什么疑问?在三位执教人的监看之下,一切过程都是公平公开的。

哪怕他悄悄调动了自己副校长的权限,通过安魂曲结界直接影响了抽签的结果……

不论如何,连日以来轮空两次的乐史系的幸运神话即将结束了。

他为乐史系准备了的敌人——皇家学派。

很快,领队们将手中的牌子根据编号挂上了树形图之上。一片嘈杂中,有人庆幸,也有人哀鸣。

“没有异议么?没有异议么?”

西德尼带着笑连问了三次,无人回应之后便缓缓颔首,“那么讨论结束,大家将牌子挂上赛程表,公布出去吧。”

在他的期待视线中,班纳冷淡地抬起头。

很快,人群寂静了一瞬,缓缓分开。

在一片安静中,班纳班纳上前,将手中的代表皇家学派的牌子挂在001的位置,在牌子的旁边,还留着另一个为敌人准备的地方。

没错,为敌人准备的地方。

他缓缓地回头,冷眼看向人群那只晒太阳的恶犬。

恶犬察觉到他的视线,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

像是感觉到所有人的等待,还有那些幸灾乐祸的视线。老费不屑地收回视线,刁起了地上的牌子,走上前来。

它穿过人群,又径直越过班纳,在树形图面前,人立而起,凝视着皇家学派旁边的空位,然后,根据牌子上的号码,将它挂在了……榜单外面的地方。

一瞬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等等!”西德尼的面色骤变,喊住了转身离开的老费,:“我早说过了!连编号是多少都搞不清楚的畜生就不要派上来。连自己的位置在哪里都不明白么?”

他转身,猛然将乐史系的牌子摘下来,挂向了皇家学派的旁边:“它明明……明明……明明……”

他的动作戛然而止了,嘴里的声音也变得走调了。只是错愕地低头,看着手中的牌子。

明明什么呢?明明应该在皇家学派的旁边的啊。

可是,怎么就……他妈的轮空了?!

“轮空。”

“轮空?”

“轮空……”

所有人面面相觑,神情变得古怪又难看,直到,西德尼动作僵硬地停下来,张口语言,却不知道说什么。

说什么好?他自己挖坑给自己跳下去了……提出意见的时间早就过去了!他自己说结束之后不论是谁有意见也不准纠缠不休。

难道要他在全校学生面前食言而肥?

他铁青着脸,艰难地将牌子挂回了旁边的地方,转身,沙哑的宣布:

“乐史系轮空。”

第四轮,又轮空了……

观众席上,全场哗然。

看台上,夏尔欢呼,白汐尖叫,凳子哥呆坐。

叶清玄……依旧在张嘴睡大觉。(未完待续)

天津有哪些眼科医院
上海肿瘤医院在线挂号
贵阳癫痫病哪家治疗好
上海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河南癫痫病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